捕“鼠”记——安阳市最大天然气盗窃案侦破始末

程然代表华润燃气给水冶派出所赠送锦旗

郭某在豆制品厂天然气表具上私接的管道

郭某在抓捕现场(面前是被拆卸的表具)

  □顶端新闻·大河报记者 高志强 通讯员 姬灵 张璐璐 文图

  193502.08m3天然气是多少?正常情况下(1个大气压、20℃)重约140吨,压缩后可装满50辆CNG半挂罐车,差不多够40万户城市居民使用一天!这是不久前安阳县法院宣判的一桩天然气盗窃案中披露的数字。

  如此巨大的盗窃量、122天的盗窃时长、596874.62元的案值,使其毫无悬念跻身安阳市历年来天然气盗窃案之首。

  然而,纵观整个案件的发现和侦破过程,犯罪分子作案手段之隐蔽狡猾、侦破过程之复杂艰辛,仍不禁令人拍案称奇、啼笑皆非、唏嘘不已……

  闻警

  “什么?”

  发现燃气产销差高于预期却无合理解释,安阳县华润燃气有限公司总经理程然直接拍了桌子:“一定要查出来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他首先想:是不是什么地方漏气?查!

  然而,经大范围的管网排查和管线测漏,未发现异常,看来不是管道漏气,否则这么大的量不可能没有一点痕迹。

  难道是智能远传系统出了什么故障?再查!

  几个月前,安阳华润燃气要求各县域分公司加快信息化管理,安阳县公司闻风而动、大力推进,将辖区140余家重点工商业用户的天然气管道阀门上,都安装了类似手机流量卡的移动数据传输装置。

  虽然耗资不菲,却使智能远传系统全部正常启用,包括管道压力、温度、流量等关键数据,可以自动传输到系统终端,以供随时查询。

  谁也没想到,这一查,竟真查出了大问题!

  原来,最近一段时间,辖区水冶镇西部某豆制品加工厂的管道压力数据连续出现异常:原本100-130个标准大气压是正常值,每到傍晚五六点至第二天清晨七八点期间,那里竟然突然失压、直降到零。

  相当于天然气管道中突然没了天然气,这怎么可能?

  一个不祥的预感突然浮现在程然的脑海:有人在盗气!谁这么大胆?这么长时间,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会不会有“内鬼”?

  兹事体大!国有资产流失还在其次,要是不小心引发了重大公共安全事故,造成人员伤亡或财产损失,责任谁担得起?

  于是,在向安阳华润燃气本部领导汇报之后,一张大网渐渐张开……

  取证

  猫捉老鼠的游戏,听起来很精彩,做起来却不容易。尤其像程然这样,既不能惊动对方,也不敢告诉同事,还要尽可能收集有力证据,最好能直接抓到偷盗分子,更是困难重重。

  这是2020年11月中旬,初冬时节又是晚上,野外是跺脚的冷。

  豆制品厂位于水冶镇许家沟和蒋村乡交界处,一处空旷的荒坡之上,四周原是乱葬岗,平时鲜有人车过往,稍不留意就会前功尽弃。

  该厂高墙四立、铁门紧闭,到处装有摄像头,且生产时车间紧闭、棚墙密封,走得再近也不见灯光,只能看到顶棚上腾腾的雾气……

  可再难,也非得把“气老鼠”抓到不可!

  刚开始,每天傍晚下班,程然一人驱车跑到豆制品厂附近,将车辆停在偏僻处,然后独自登上高坡,不断朝工厂这边探查。

  后来,安阳本部领导闻讯也带队支援,夜间值守时搬来木梯靠在外墙,站在上面拿望远镜继续观望,甚至还用上了摄像机和无人机。

  再后来,确定不是“内鬼”作祟,程然又安排分管副总带领信得过的员工,依托最近一栋三层小楼24小时轮流值守,对豆制品厂进行全方位侦查……

  功夫不负有心人!

  一晃十四天过去了,狐狸的尾巴终于露了出来。

  对许多工业用户而言,天然气阀门既重要又不安全,往往需要专门的房间保管,且安排到偏僻角落,平时房门紧锁鲜有人进出。

  这家豆制品厂恰恰相反。

  通往小屋的草地被人踩出一条小道,说明有人经常出入;每到傍晚总有人偷偷摸进又旋即退出,远传数据显示管道正好失压为零。

  两相对照,豆制品厂偷盗天然气确凿无疑!

  收网

  漆黑的夜晚,远处村庄里传来几声狗叫。

  安阳市公安局殷都分局异地用警,水冶派出所四名警员迅速出动,在安阳县华润燃气的大力配合下,直向豆制品厂猛扑过去……

  这是2020年的12月3日,晚8时25分。

  因水冶派出所所长曹文永指挥有方、周密部署,相关警员训练有素、行动给力,华润燃气员工证据在手、成竹在胸,收网行动异常顺利!

  敲门,布控,取证,拿人……

  惊慌失措之际,猝不及防之中,抓捕如行云流水,行动却忙而不乱,一场惊心动魄的收网行动,就这样举重若轻、漂亮收官!

  天然气如何被盗的?谜底自然揭开。

  原来,豆制品厂负责人郭某(化名),为达到非法牟利的目的,几个月前绕过阀门和仪表在燃气管道上偷偷接了一根临时管道。

  白天,他故意只生产一到两个小时,此时阀门及仪表一切正常,该交费的时候会正常交费,借以掩人耳目;晚上,他却让工人加班加点满负荷生产,并提前将阀门和仪表偷偷关掉并私自整体拆除,让燃气通过临时管道供应生产,借以降低生产成本,思路不可谓不巧妙。

  尤其是长约2米、重达三四百斤的天然气管道阀门,郭某竟每天两次徒手挪动,工作之“敬业”,身体之强悍,就连程然本人也“感佩”有加:“有这能力偷气干啥,直接到我们那里上班多好啊!”

  估计郭某自己也清楚,当他在自己的工厂里被民警扣住的那一刻,等待他的必然是法律的严惩……

  判决

  与其他类型的盗窃案不同,天然气盗窃案存在起止时间界定、被盗气量计量、被盗天然气案值核定等问题,办理起来颇有些棘手。

  从抓捕、起诉再到判决,时间过去了10个多月。

  法院最终认定,郭某偷 盗 天 然 气193502.08m3,时长122天,案值596874.62元。因犯盗窃罪,郭某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1年!目前郭某已经上诉,二审尚未审判。

  数据显示,这是安阳华润燃气有限公司迄今以来发生的最大一起天然气盗窃案!

  “华润燃气作为红色央企,所有资产包含天然气都属于国家资产,保护国有资产不被流失和破坏,是每一个华润人的职责和使命。”

  程然说,偷盗天然气过程中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一次不经意的金属碰撞,或者静电摩擦发出的丁点火星儿,都有可能引发一场巨大灾难,造成不可估量的人员伤亡和难以挽回的财产损失。

  这起令人震惊的天然气盗窃案,如果能给他们一些启示的话,那一定是: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华星周刊好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