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跃华夫妇受韩国邀请前往抗疫,即将代表国家出征邻国

各位读者,我是吴鹏飞,我在武汉,我在疫区,我就在华南海鲜市场旁边,这是我关于抗疫问题的第41篇文章。今天,我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向全国读者报告两个好消息。第一个好消息是:不戴口罩给感染者看病的李跃华医生,第三次检测还是:阴性。

李医生的核酸检测报告

第二个好消息是:上级通知,立即解除对他的隔离,请他立即回家准备护照与行李,他和他的助手、妻子唐女士将组成一个工作小组,受韩国邀请,代表中国驰援邻国。金日光教授是这次医疗救援行动的主要推手,先生的虚怀若谷,提携后学的精神,堪称楷模。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热泪顿做倾盆雨,这些日子日日夜夜的思虑,日日夜夜的写作呼吁,日日夜夜与世界各地微友的电话、语音交流,日日夜夜与关心此事的官方、专家、企业家、中医人士的交流与推介,把嗓子都已经说哑了,但这个消息让我内心的焦虑一扫而光。

这个曾经品学兼优的大学生、这个正直善良流落民间的前军医、这个拿自己做药物实验的疯子、这个待病人特别亲切的无证医生、这个专治疑难杂症的小诊所负责人、这个不会搞关系的笨蛋、这个逆行救人的傻子、这个被人误解的医术骗子、这个第一次交谈我们就彼此信任的兄弟……

他叫跃华,我叫鹏飞,都是气贯长虹的名字。叫这样的名字的人,注定一生很难平庸。父亲当年给我起这个名字,是岳飞名和字拼合而来。父亲的用意是不言而明的。所以无论多么危难,无论多么落魄,我从来不坠青云之志,所以我和跃华虽然并未谋面,但未见如故。

这些日子,我们度过了一段难忘、伤痛、委屈、愤懑,不断互相鼓励的日子。短短十来天的日子,他对我的称谓每天都在变,从吴先生、吴老师到老吴,我对他的称呼,也从李医生、老李变成了跃华,他小我两岁。他将一飞冲天,一展平生抱负,令我欣喜欲狂。

韩国航班

我希望,他到疫情已经爆发的韩国,大量救治患者,大量积累临床实验资料,为他的“微量苯酚穴位注射法”和“自体疫苗治疗法”的成熟、完善,并上升为公认的常规病毒治疗方法,为人类找到一条新的,更简洁的战胜病毒的方法,更加疯狂地工作。

有很多熟人、亲友,这些天来一直劝我放弃呼吁,一直担心我看走眼。但是李跃华的一句话替我们两个的这次合作,做了最好的诠释。他说,一个人,是什么档次、什么水平、什么境界,其实互相说几句话,就能听出来,做不了假的。

是的,我们第一次简短对话时,我就发现,我们仿佛是数学上的同类项。我确信他不是骗子,不是名利之徒,不是市侩分子。就像我确信自己不是一样。我对最好的朋友,解释了为什么我在他最危难的时候,愿意不顾一切去帮他,去面对千夫所指,去分担巨大的压力。

我说,天上掉下来一块石头,儿童把它当成玩具;农民用它砌猪圈;工匠把它当成玉石;地质学家发现它富含稀有金属;物理学家知道它可以造原子弹;天文学家看出它是来自火星的陨石,而考古生物学家则在它里面,找到了生命的遗迹。这是知识和眼光的问题。

我坚持认为,他是一个医学奇才,他正在用最简的方式,打开人类战胜一切病毒的途径,就像青霉素和抗生素发明,使人类战胜了对细菌类疾病的恐惧一样。他的方法,可以使我们不用管病毒是什么类型,或者在如何变异,都可以简明的地杀死它,并重建身体的免疫和健康。

不论任何病毒如何狡猾,如何具有传染性,如何变异,如何攻击肺部和其他生命器官,人类与这个简单到没有任何思考能力的微生物斗争时,只需要略施小计,就能骗过它们,用苯酚的结构干扰,让它误以为是自己的结构而接纳它,从而大量死亡和停止复制。

下面是一组肺部的照片。愿人类永远不再有这样的、被新冠病毒破坏殆尽的肺,这是今天腾讯新闻发布的新冠肺炎患者肺部移植后活检的照片。抱歉,它看上去会让读者感到不适。但我们通过它可以知道,新冠肺炎患者承受了多么惊人的苦难,为什么常常会突然暴毙。

右肺(A、B)、左肺(C、D)大体形态,右肺边缘明显出血坏死。

为了那些挣扎在死亡线上,没有有效治疗方案的同胞,为了每一个可能倒下的同胞也包括我自己未雨绸缪,所以我要为跃华兄弟摇旗呐喊,我甚至准备,如果这次有心杀毒无力回天,大疫过后,我一定要找到一个城市,愿意接纳他,给他办照,为他行医和研究提供阵地。

其实这样的城市我已经找到了三个,投资商和政府方面都已经准备好了。在跃华兄弟即将腾空而起,展翅高飞的时候,我还想告诉他,令人高兴的是,一位牛津大学医学博士站出来发声,力挺李跃华。他系统阐述了他对李医生和李医生方法的见解,对他很有助益。

吴老师与牛津张博士微信聊天截图

这位张博士3月5日 06:44 在微博上发文说,大前天晚上看了李医生的事迹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查阅了一些英文资料,发现他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一名不忘初心、具有大爱的医生,尽管他的地位很卑微,他其实是一个天才。很多人说他是骗子,其实是因为他的概念太超前。

博士说,李医生的穴位注射治疗,用的药物是苯酚,又叫石炭酸,早在19世纪英国外科医生就用它做临床消毒。苯酚及衍生物的酒精溶液在20世纪初,被美国人开发成含漱液,已经成为高级漱口水的代名词,并没有见到因为苯酚所谓的致癌性而呼吁停止使用。

李医生的做法,是把石炭酸高度稀释后,注射到四个穴位,这四个点环绕气管,药物可以对应分布到整个上呼吸道周围的胸骨上间隙、气管前间隙和颈前间隙中,再缓慢释放到气道内抑制局部炎症、缓解症状。因此,可以达到持续直接消灭病原体的作用。

苯酚体内抗病毒效应,是通过在体内代谢产物儿茶酚和对苯二酚介导的,儿茶酚有缩血管作用,主要是对抗炎症,而对苯二酚可以直接干扰病毒复制,并提高宿主细胞溶酶体pH值,中和病毒酸化溶酶体导致的细胞自噬作用,从而抑制病毒入胞和释放。

这位仗义执言的博士说,虽然李医生的思想和做法似乎还与主流医疗格格不入,他的疗法还备受争议与唾骂,他甚至没有一张资格认定证书,但是三十年来并没有妨碍他为病人解除病痛的强烈意愿,他没有违背希波克拉底誓言,他是一名优秀的医生。

我一直坚持,文章要言之有物,言之成理。如你喜欢这篇文章,请与朋友分享,并请点击文章右下的“在看”,鼓励我写下去。盼望更多的读者都能形成这个小习惯。新读者,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