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卡战争后局势大翻盘:俄土成最大赢家,美法迟到

 俄罗斯、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达成纳卡地区停火协议

2020年11月11日,俄罗斯萨马拉,维和部队向纳卡地区出发。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11月9日,在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俄罗斯就持续六周的纳卡地区战争签署停火协议后,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居民走上街头欢呼,庆祝阿塞拜疆的“历史性”胜利;而在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抗议者冲进政府大楼,撕下总理帕希尼扬的名牌,控诉其为“叛徒”。

今年9月27日,围绕纳卡地区归属的历史性问题,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再度开战。

纳卡地区从苏联时期就成为阿塞拜疆的自治州,但当地大部分人口为亚美尼亚人。苏联解体后,纳卡宣布成立独立共和国,进而引发亚阿战争。

战争结束后,亚美尼亚人实际控制了纳卡和周边七个地区,这一格局一直维持到今年9月战火再起之时。

如今,随着停火协议签订,阿塞拜疆夺回了对纳卡三个地区的控制以及纳卡周边的七个地区,其中包括纳卡第二大城镇舒沙;没有俄罗斯加持的亚美尼亚则丢掉了纳卡的关键战略地区,军事损失惨重。

与此同时,俄罗斯和土耳其成为最大赢家:俄罗斯得以在纳卡地区派出近2000士兵,把守重要通道,为期至少五年;在战争中为阿塞拜疆提供武力支持的土耳其获得了一条通往中亚的新贸易通道,可从土耳其直达里海。

明斯克小组中的另外两个主席国法国和美国则姗姗来迟。法国总统马克龙11月12日才表示,法国准备为纳卡问题寻找长久的解决之道。

明斯克小组由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成立,专门负责解决亚阿争端,俄罗斯为三个主席国之一。但在此次停火协议中,明斯克小组并未参与其中。

阿塞拜疆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阿塞拜疆在六周的交火中有1200名士兵丧生;据估算,阿塞拜疆的武器损失包括约20辆坦克、20架无人机、10台榴弹炮。

全球火力指数的统计显示,阿塞拜疆不管从现役士兵人数(12.6万)还是武器装备上,都强于亚美尼亚(现役士兵4.5万)。

在此基础上,土耳其在此次战争中积极支持着阿塞拜疆。在武器上,土耳其提供了Bayraktar TB2战术无人机等新型装备;在人员上,土耳其从叙利亚招募雇佣兵前往纳卡,协助阿塞拜疆作战。

得到土耳其助力的阿塞拜疆夺回了纳卡的第二大镇舒沙。该镇被视为阿塞拜疆文化的摇篮,曾居住着大量阿塞拜疆人。除此之外,舒沙还有着重要战略意义。

舒沙距离纳卡“首都”斯捷潘纳克特约10公里,位于山顶,俯瞰斯捷潘纳克特。纳卡地区与亚美尼亚并不接壤,连接两地的唯一通道拉欣走廊从舒沙穿过。

根据本周一达成的协议,阿塞拜疆将保留包括舒沙在内三个地区的控制权,亚美尼亚军队需在12月1日前从相关地区撤出。此前由亚美尼亚控制的纳卡周边七个地区也将交给阿塞拜疆。

黄色为亚美尼亚控制区,绿色为阿塞拜疆控制区。图片来源:Twitter

除此之外,阿塞拜疆将被允许修公路连接该国的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纳希切万位于亚美尼亚以西南,与亚美尼亚、伊朗和土耳其接壤,是阿塞拜疆的飞地。

这个结果对阿塞拜疆无异于历史性胜利,打破了亚美尼亚的实际控制权,扭转了纳卡地区自1994年以来的格局。

红点为纳希切万。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俄罗斯和亚美尼亚

虽然亚美尼亚的军事实力弱于阿塞拜疆,但俄罗斯在亚美尼亚西北部久姆里有军事基地,负责保护俄罗斯南翼。亚美尼亚也是俄罗斯领导的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

而在此次纳卡战争中,俄罗斯对亚美尼亚有所保留。

俄罗斯为何会有这样的态度,可以从“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总编西蒙尼扬(Margarita Simonyan)的一篇文章中看出端倪。

今年7月,在纳卡战争开始之前,西蒙尼扬发表了评论,题为“在多年的邪恶钳制之后,亚美尼亚当局还认为他们有权等待俄罗斯的帮助吗?”

西蒙尼扬在文章中列出了亚美尼亚当局针对俄罗斯的“恶行”:拒绝承认克里米亚为俄罗斯一部分;当着“俄罗斯朋友”的面逮捕了俄罗斯的“永远盟友”亚美尼亚前总统科恰良(Robert Kocharyan);驱逐俄罗斯籍亚美尼亚商人;纵容媒体抹黑俄罗斯和俄总统普京;接纳大量反俄非政府机构;成为高加索地区反俄势力的跳板。

文章称,在做出这一系列反俄举动之后,亚美尼亚再次面临战争威胁时,亚当局突然想起来“俄罗斯应该再次拯救你们”。

俄罗斯对亚美尼亚态度的转折点出现在现任总理帕希尼扬上台之后。

2018年,亚美尼亚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游行,亲俄总理萨尔基相(Serzh Sargsyan)下台,被视为自由主义代表的帕希尼扬出任总理。

在正式出任总理前,帕希尼扬曾表示自己既不亲西方也不亲俄罗斯,只亲亚美尼亚。

帕希尼扬担任总理后,亚美尼亚虽然表明不会加入北约,但同时开始清除安全部门中的亲俄势力并逮捕亲俄前高官,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亚前总统科恰良。

科恰良是普京的老友,今年8月31日科恰良生日当天,普京还特地打电话为其庆生。2018年,科恰良被控在2008年总统选举中舞弊,以帮助同样亲俄的萨尔基相上位。萨尔基相曾两次出任总理,还于2008年当选总统。

此前,俄罗斯已经通过其他方式表达过对亚当局的不满。去年1月寒冬季节,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zprom对亚美尼亚的供气提价。

东欧历史学家阿克曼(Galia Ackerman)在接受法国24小时新闻采访时表示,一方面,纳卡地区不是俄罗斯的战略优先点;另一方面,由于对现任亚美尼亚政府的不满,俄罗斯更倾向于让纳卡战争顺其自然,最终帕希尼扬下台、亚美尼亚政局改变。

目前纳卡战争的结果正在向这个方向前进。

根据协议,亚美尼亚只能保留对纳卡最大城市斯捷潘纳克特和北部地区的控制。未来三年,亚美尼亚将沿拉欣走廊修建连接亚美尼亚和斯捷潘纳克特的新通道。而拉欣走廊将由俄罗斯军方巡逻。

今后五年,俄罗斯的1960名维和士兵、90辆装甲车和380辆军车将驻扎在拉欣走廊沿线和纳卡地区,防止阿塞拜疆进一步推进。

五年后,如果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没有提前六个月表示反对,俄罗斯的驻军将自动延期。

周二,俄罗斯的维和部队已经进入纳卡。这也是纳卡历史争端以来,俄罗斯首次在该地区拥有驻军,此举也进一步增强了俄罗斯对南高加索地区的影响力。

2020年11月11日,亚美尼亚埃里温,民众聚集在埃里温自由广场上,抗议纳卡地区停火协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在亚美尼亚国内,反对停火协议的抗议游行已经进入第三天。周四,数千人走上埃里温街头,要求帕希尼扬下台。

在宣布接受停火协议时,帕希尼扬直言自己是听从亚军方的要求:“我们有麻烦了,无法解决,我们的资源耗尽了。”

《中东观察报》推算,亚美尼亚的损失包括约100辆坦克、50辆装甲车、70台榴弹炮,占该国坦克、火炮和卡车库存的近35%。死亡士兵或达数千人。

土耳其

虽然土耳其没有出现在亚阿俄签订的三方协议中,但从始至终,本轮纳卡战争都有土耳其的积极参与。

阿塞拜疆是土耳其和欧洲国家的天然气及石油来源之一,源自阿塞拜疆的天然气和石油运输管道经由格鲁吉亚和土耳其,进入欧洲各国。

周三,土耳其已经宣布与俄罗斯签署备忘录,将在纳卡地区设立联合观察站,确保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停火。凭借此战,土耳其加深了与阿塞拜疆的盟友关系,还进一步插足南高加索地区事务。

更大的收获是,随着阿塞拜疆得以修建公路连通飞地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土耳其将开辟一条新的贸易路线:从土耳其经纳希切万进入阿塞拜疆,抵达里海,最终通往中亚各国。

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意识到纳卡地区局势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被留在外围的法国和美国开始准备介入。

周四,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法国准备好帮助纳卡争端寻找一个平衡、长期的解决方案。马克龙办公室声明称,马克龙与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通话时表示了对停火的支持,重申了法国与亚美尼亚的友谊。

法国有40万到60万亚美尼亚裔公民,在本轮战争中,马克龙一直要求土耳其停止向纳卡地区派雇佣兵。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将于17日访问格鲁吉亚,就南高加索地区的新局势进行商讨。周四,俄罗斯已宣布,法国和美国外交官将前往莫斯科就纳卡问题展开会谈。

虽然亚阿官方没有公布具体数据,但本轮纳卡战争伤亡惨重。

据普京上月所透露,双方的士兵死亡人数接近5000。预计平民死亡超过100人,还有大量平民将被迫搬离纳卡地区。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新闻好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