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孙凤娟巨额财产被扣押没有扣押清单的事件

一、孙凤娟收购处于困难的国有控股企业上海民丰股份过程中
发现和揭发导致巨额国有财产流失的重大腐败行为后却被刑事拘留
中共党员孙凤娟于1983年在上海嘉定桃浦镇白手起家创办了三家乡镇企业,带领上万名农民脱贫致。多次被评为“全国新长征突击手”、“三八红旗手”、“优秀杰出青年”等荣誉称号。1992年底下海创业,艰苦奋斗到2002年已发展成一家拥有1700多名职工、150多名党员、净资产逾20多亿,年纳税上亿元的上海安格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称安格公司)。
2001年初孙凤娟旗下的企业为了帮助国资控股的企业脱离困境收购了上海民丰股份公司29.5%股权,成为该企业为第一大股东后发现近三亿国资被企业主要领导侵吞,向市委主要领导写信做了反映。
被举报人得知孙凤娟的举报行为后,写信给原市委书记黄菊称孙凤娟涉嫌犯罪,时任市委副秘书长王维工(现已判死缓,正在服刑)责令市经侦总队于2002年5月21日对孙凤娟立案侦查。

二、孙凤娟在王维工亲自“先抓人、后找证据”的指示下身陷牢狱,
国有企业城开公司趁机策划以欺诈手段谋夺孙凤娟旗下公司巨额财产的活动:
在孙凤娟被立案侦查期间,上海城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经过策划,首先由其负责人出面找孙凤娟要求收购该企业持股的万源房地产公司的90%股权,孙凤娟不知是圈套,于2002年6月24日与城开签订了股权转让等协议。在股权变更登记城开公司名下后,城开公司违反协议约定私刻万源公司整套印章,开设万源名下账户,伪造万源文件,冒充万源公司名义向银行贷款3.6亿元,然后汇入利用私刻的万源公司的印章另外设立的套牌的万源公司的帐户上归城开公司支配使用。
与此同时,上海市公安局经侦经过四个月的调查,未查出孙凤娟有任何犯罪事实,准备撤销立案,王维工又下达孙凤娟“人抓掉、公司关掉,财产没收”的指示2002年10月10日,经侦以以涉嫌抽逃公司注册资本370万为由将孙凤娟刑拘。
10月14日,经侦抄走了安格集团及下属与罪名无关的所有公司的印章、法律文本、财务账册和孙凤娟个人的所有收藏品等,并查封了办公大楼、公司土地、银行账户、证券公司的股票和孙凤娟个人及女儿的全部财产。同时,公司上千名员工被强制遣散。强迫公司保管人员打开所有柜子,拿走了孙凤娟所有的字画、玉器古玩等收藏品上千件,查封所有公司银行、股票账户,此期间经侦没有出具任何搜查令,至今不开具任何财产扣押清单。
城开公司则乘查抄的混乱之机冲进万源公司办公室抢走了万源的建设用地许可证、规划许可证等相关资料,从此拿着私刻的假印章不断冒充万源公司名义贷款达数十亿。其间,巨额财产下落不明。

三、孙凤娟的女儿被威胁不准营救,财务人员被胁迫做了伪证:
此期间,经侦人员把孙凤娟女儿郁春霞和财务经理朱宁同时关在经侦的办公室,不顾郁春霞怀孕的身体状况,连续突审58小时,强迫揭发孙凤娟所谓的犯罪事实,直到郁春霞晕过去才给予取保候审。并威胁郁春霞出去后“不得找任何人来救你妈,否则再把你抓进来”。
警方还对财务人员朱宁关押了9个月,直到其肯做虚假证言后才放他出来,但不允许他见孙凤娟的律师和家人。同时经过几个月的威胁利诱迫使迫出纳殷美兰做了伪证。

四、警方操縱炮制虚假审计结论作为对孙凤娟判刑的依据并以虚构债务策划剥夺孙凤娟的财产权利
经侦从安格公司账上划了120万作为审计费给上海复兴明方会计师事务所,让该所对安格公司进行审计,该所先是认定净资产为六亿多的审计报告,被经侦否决;又变更为三亿多,经侦依然不接受;最后在经侦授意下审计单位被迫做了一份六千多万的虚假审计报告。
上述审计报告作为证据报送检察院,促成对孙凤娟的批捕,最终法院不顾审判程序的违法和严重的事实不清的情况下判决孙凤娟构成虚假出资、抽逃注册资本罪有期徒刑四年。
经侦为了让孙凤娟无能力申诉,竟然策划数家企业以孙凤娟旗下公司名下的上海中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借了他们的钱为由向法院起诉,法院对虚假合同未予审查全部“缺席审判”中经公司败诉,认定中经公司“债务”近3亿元,并判决安格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事实上中经公司从未向他们借过钱。2006年初法院将中经公司价值十多亿的资产非法拍卖七千多万强行处置

五、伪造孙凤娟女儿的血书,逼孙凤娟就范;
2003年9月27日,在一中院法官的带领下来了七个人到看守所,取出一份关于终止收购民丰股份的协议书,强迫孙凤娟在协议上签字。表示如不签,他们就单方面终止合同,如签了,他们可以和法院协调判孙凤娟缓刑,被孙凤娟断然拒绝。
上海法院宣判孙凤娟四年有期徒刑后的第二天,来人到看守所拿了孙凤娟女儿写的“血书”求孙凤娟将股权还给他们,并说她和孙凤娟的母亲都在医院,等孙凤娟出去就见不到她俩了。说只要孙凤娟在终止协议上签字,他们还可以让法院改判缓刑,无奈之下孙凤娟违心的签了字。可两个月后上诉裁定下来,依然维持原判。
事后孙凤娟问女儿才知道这封血书是伪造的。
服刑期间的2005年8月法院批准孙凤娟假释,不料经侦总队又
来监狱说接到举报电话,说孙凤娟涉嫌操纵股市为由不让监狱释放。直到2006年6月,孙凤娟刑满释放出狱后才知道他们不让孙凤娟出狱的目的是为了配合法院于06年初非法强行处理掉了孙凤娟大部分资产。

六、为该刑事案件孙凤娟家付出惨不忍睹的沉重代价:
在孙凤娟被逮捕后的几个月里,女儿为了替孙凤娟伸冤,四处向亲戚朋友借钱请律师,连续三天跪在城开公司问倪建达要钱,可分文不给。无奈之下只好去卖血,导致六个多月的孩子胎死腹中。21岁的外甥女患肾功能衰竭急需换肾,导致没钱治疗而死亡。弟媳47岁得知孙凤娟出事受到重大打击导致急性脑出血死亡。短短几个月内,孙凤娟家丧失了三条人命,母亲和女儿都剩下半条命,女儿因失去孩子等重大打击也得了忧郁症。

七、对于孙凤娟的刑事判决,在长期申诉之中。但是,至今为止,上海市公安局仍旧拿不出对孙凤娟个人及旗下公司巨额财产的扣押清单,对城开公司提起的诉讼也遭遇审判机关故意程序违法的枉法裁判:
安格公司投资的万源公司的股权被城开公司以欺诈手段控制后,安格公司一直不断向城开公司发函催交股权受让款,直至无奈之于2007年10月17日向城开发了终止合同函,城开置之不理,继续强行占据公司非法经营。2007年12月安格公司向上海市一中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合同、归还股权,法院经过5年半之久的审理,对安格公司公开揭露的城开公司伪造印章侵占财产问题露骨的采取程序违法立场不审理、不认定,于2012年6月18日做出了违背事实和法律的错误判决。安格公司向上海市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海高院经二年审理于2014年4月21日维持了原判。安格公司不服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申诉。2015年12月最高院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及高院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撤销上海市高院的判决,并决定由最高人民法院对该案提审。但是,该案经开庭审理后,最高法院竟然对申诉人一再强调的城开公司伪造万源公司印章,冒充万源公司名义侵占万源公司财产的重大违法违约事实采取继续“黑不提、白不提”的程序违法手段不审理、不认定的方法帮助城开公司掩盖城开公司的重大违法行为,出尔反尔的认定“原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而维持原判。

八、孙凤娟蒙受的刑事案件遭遇和错误的民事案件错误判决的根源是孙凤娟维护国家利益的行为严重的威胁了腐败分子的利益和前途:
孙凤娟冤案的根源在于在收购民丰公司股权过程中,发现了国资股的代表侵吞国有资产的重大内幕后进行了举报。被举报人串通了在权力机构中的代言人,利用公权力操縱执法机关对孙凤娟进行有计划的刑事迫害活动,而参与对孙凤娟进行刑事迫害策划活动的上海律师又参与了策划了城开公司负责人见财起意、趁火打劫的活动。其间王维工等人利用公权力策划通过经侦人员置孙凤娟于死地的活动,该案背后是一个血淋淋的违法犯罪的过程。
目前,孙凤娟对于上海市高院对其做的刑事判决以判决程序违法、认定构成犯罪的重大事实错误为由,正在向最高法院申诉中。
业内人士认为,围绕着优秀共产党员孙凤娟的一系列故意通过违反法律程序手段人为炮制的重大错案,折射出执法机关中的腐败分子同党政机关及其他领域中的腐败分子为抵制习主席依法治国、打击腐败的治国方略,保护自己的违法既得利益的政治立场。实现依法治国的目标不但任重道远,而且必然是你死我活的长期斗争。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新闻好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