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舌尖征服了这座城市,就可以去吃广东人了

“好吃莫过下三路,刺激莫过重口味。”

——《人生一串》

在中国的饮食江湖里,派别众多,菜系博杂。

论及一个“野”字,爱吃蚂蚱的云南人,好吃脑花的四川人,敢吃福建人的广东人无不占据一席之地。

广西人一旦登场,就像华山论剑里的王重阳,管你是东邪西毒南帝北丐,都还得往后稍稍。

如果把川菜和粤菜,比作中国饮食江湖的少林和武当,

那广西美食的绝学,可能会被“名门正派”们划分为“魔教”

招式奇特,不依古格,无论是食材的选取,味道的搭配,烹饪的方式,无不在极限的边缘游走,

但就像《倚天屠龙记》里的明教一样,江湖上的正邪之分,不过都是傲慢与偏见,去广西吃上一遭,你会爱上,这一种特立独行

一提起广西,很多人便已经嗅到了螺蛳粉的酸爽味道,退避三舍。

但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广西人,可不仅仅凭着一碗螺蛳粉行走江湖。

广西的首府,南宁,如若你去拜访一次,会知道比夜更黑的烟火

而与这暗黑的气质连接的,是百越之地的市井土壤,更汇集了广西美食一大半的野性,

可以说吃遍了南宁,也就解锁了大半个广西,

在这个充满诱惑与挑战的南宁街头,来接招的,都是英雄

Chapter 1

# 第一式:老友粉#

”嗦粉去了喂!“

是广西人,更是南宁人最日常的问候。

当桂林米粉的招牌,和沙县小吃一起,挂遍中国街头的大街小巷;

当螺蛳粉的芬芳,飘荡在每个宿舍、写字楼与平层公寓的走廊;

老友粉安静得像退隐江湖的避世高人,只是出落在南宁的老旧街坊。

老友粉,听名字,就是人情味道,世俗烟火

它也确确实实,是南宁人最朴素的家常,寻常巷陌,不温不火,但却已经如同肌肉记忆般,刻在每个南宁人的身体里。

但正所谓我之蜜糖,彼之砒霜,很多外地人对这个看上去名字很亲切的食物望而却步。

老友粉里,酸笋豆豉,是对未曾踏足绿城土地之人的考验。

被螺蛳粉熏陶过的勇士,一定不会忘记酸笋的沁人心脾,提神醒脑,但老友粉里,发酵过的豆豉,为这一剂“猛药”里再入了一份浓烈的“馊味儿”。

南宁老道的嗦粉友仔,也正凭借与酸笋与豆豉,深入骨髓的嗅觉分子记忆,能隔着五米告诉你,这家老友粉,正不正宗。

就像许多捏着鼻子吃了第一口螺蛳粉就加入“嗦螺门”的教徒一样,你一旦鼓起勇气,坐上苏十老友粉门口的小桌,

再选上料头里那代表“生猛”的猪杂,待到一碗汤浑色浓的老友粉上桌,拌入一把紫苏,一大筷子入口……

有一种魔性会让你停不下来,这代表,广西美食的绝学,你已入了门了。

Chapter 2

# 第二式:酸嘢#

南宁,被称作绿城,白天绿的是,晚上绿的便是酸嘢

酸嘢,粤语意为“酸的东西”

广西盛产水果,酸嘢则是南宁对水果的重新定义

辣椒、酸醋、胡椒粉、酱油、白糖……

遇上极其新鲜的,菠萝、杨桃、木瓜、芒果、李子、西瓜……

碰撞舞蹈,将味觉重新演绎,酸、甜、辣,这是标准的广西味觉美学。

△图片来自于纪录片《宵夜江湖》

“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难过酸嘢摊。”

这句南宁俗语一语道明,酸嘢如何征服所有的南宁人。更是透露出,吃酸嘢,还得去酸嘢摊上。

南宁的夜市可以说在全中国,都是最为丰富的,但无论哪个夜市,都少不了酸嘢摊的身影。

而每位南宁人,几乎都有自己最固定的那几家酸嘢摊,即便搬了家,住得远了,都还会开车回去当一把老主顾。

看着操一口“南普”,飞快操练的摊主们,笑嘻嘻地问自己,“辣一点吗?”

点点头,接过那份酸甜脆爽的酸嘢,入口的,是百味人生

“好啊,劲啊!”

Chapter 3

# 第三式:生饮羊血#

南宁美食,和诸多武林绝学一样,到了第三招,便是狠招。

生饮羊血,听上去便杀气重重,如果没见过的人,可能只敢“望血兴叹”。

羊五味(羊肝、羊肠、羊肚、羊肺、羊心)剁碎,文火炒香,加入佐料与羊骨高汤,盛入小碗,

趁热直接倒入新鲜生羊血,让羊血瞬间凝成果冻状,再撒上葱末,一碗生饮羊血便大功告成。

△图片来自于纪录片《宵夜江湖》

几乎每个外地人,在看到生羊血入碗时,便已连连后退,

而这时,就像每个和外地朋友说“不辣不辣”的四川人一样,南宁人会用“好吃,丝滑,一口吞”三连予以鼓励。

鲜而不腥,嫩而不腻,吃了第一勺,真香。

△图片来自于纪录片《宵夜江湖》

Chapter 4

# 第四式:羊瘪汤#

羊瘪汤,号称喝上一口,恨不得把舌头钉在门板上的暗黑界鼻祖。

它也有另一个比较优雅的名字,百草羊酱汤

△图片来自于纪录片《宵夜江湖》

这个起源于桂北山区的不世珍馐,听过的人无不闻之色变,这也算是广西美食流派的必杀技

如果不告诉你做法,来上一口或许并不困难,但当你听说这与郭德纲相声里的"大肠刺身“异曲同工之时,你可能觉得连舌头可能被羊踩过。

△图片来自于纪录片《宵夜江湖》

刚吃完青草的羊,趁还未消化,便将其超度,

取出包含青草的羊肠,不可清洗,文火煎干,

熬入羊胆,直至出现诱人的金黄。

△图片来自于纪录片《宵夜江湖》

此时切碎以羊骨高汤熬制,百草之味,飘香十里,如沐春风。

这道菜即便是南宁人,也不敢轻易尝试,许多南宁人都一本正经的告诉我:

“我从来不敢吃,但我们往往用他来招待贵宾。”

△图片来自于纪录片《宵夜江湖》

我曾经有一位广东师兄,在他第一次跟着南宁女友回家见父母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直到他迈入小院大门,看到庭院里正在为他制作“最高欢迎礼”的全过程。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故事结局如何,但从他最后和女友修成正果来看,等他回到广东,一定是独孤求败般的存在。

△图片来自于纪录片《宵夜江湖》

Chapter 5

# 第五式:油炸昆虫#

中山路,南宁最火爆的一条美食街。

每条来这条街打卡的游客,一定都曾见过那家远近驰名的炸昆虫摊

拍照的人很多,敢吃的人很少。

比起云南人餐桌上常见的蚂蚱、知了、土狗等等,南宁人硬生生把“五毒教”的萌宠一股脑扔进炸锅。

蜘蛛、蜈蚣、蝎子或许会很纳闷,明明自己不属于昆虫,却依旧被炸至酥脆,加入“昆虫拼盘”。

许多南宁人说,“我们从小放学就经常路过中山路,那会儿又害怕,又会忍不住去多看几眼。”

我相信,炸昆虫一定不是南宁人家桌头炕尾般的存在,

但它就像一个都市传说,让南宁的美食江湖,多上几分传奇的味道。

Chapter 6

# 第六式:来点儿家常#

南宁美食的绝学,纵然奇招百出,但吃,终归是返璞归真的好。

再奇特的招式,最后也会还原到,味觉武学的本初模样。

中山路是南宁游客的天堂,而南铁、建政路和龙胜街,是本地老炮儿常常去溜达的地方。

他们的日常标配是一份炒粉虫,加上一碗鸭血汤;或者一碗生榨米粉,加上一碟粉饺

如果是夏天,生冲一杯雷公根,或者打一碗海带绿豆汤,便换得片刻清凉。

到了晚上,一盘柠檬鸭,一份炒螺,一瓶啤酒,一份持久的悠闲。

南宁人会说:“这些老街,最多的不是美食,是回忆和故事,你们不要小看这些破旧的社区,不管外面高楼大厦建的再多,商场修得再好,南宁人最爱的还是记忆里的地方。“

他们从不会觉得,自己的城市,在中国美食江湖的版图里,是一个多么标新立异的存在,

而只是日复一日,踩上一辆电动车,叫上友仔,去到自己最常去的那家摊,

再平凡,也不遗憾。

Chapter 7

# 美食江湖,您请接招#

有人的地方,就有美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岁月沉浮,烟火不散,一个城市的美食,既是独特的存在,又能透视整个美食江湖。

我们渴望探索,渴望新鲜,但心底里,牵挂的还是记忆源头的味道

在自己最钟爱的城市,吃着自己最熟悉的那一口味道,

才会觉得,这个城市属于自己。

南宁,我们江湖见。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新闻好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