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联合反恐军事演习见证了中国士兵对胜战梦想的追寻

梦想的追寻

■杜善国

弹火照亮俄罗斯东古兹草原,纵横交错的目标与炽热的弹片产生剧烈碰撞,数百名勇武的士兵在异国他乡携手奔赴一场国际反恐演兵之约。这场演习承载着地区人民对和平稳定日渐增长的期待,也见证了中国士兵对胜战梦想的追寻。

霜雪浓郁的北国深秋,凯旋士兵带着澎湃激情重返工作岗位。对他们而言,“和平使命-2021”上海合作组织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场景历历在目。记忆的闸门打开,车轮、弹火、草地、尘沙,迤逦而来。

赴俄罗斯参加演习的消息,像旋风一样吹遍北部战区某合成旅各营连,在数千名官兵心头掀起阵阵涟漪,为国出征的豪情如火山般爆发。

合成一营战士王鑫,中士服役期的终点就在深秋。父母早早帮他联系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只等他退役返乡;相恋多年的女友也倒数着时间,等他回去结婚。

这是摆在王鑫面前的一道人生选择题。如果选择参演,意味着要放弃待遇优渥的工作,继续留队服役。接连几天,他辗转不眠。最终,王鑫说服家人和女友,递交了请战书。

个头不高,本事不小。入伍20余年的装甲维修技师成守平,是战友公认的专业大拿,在一次次比武竞赛中摘金夺银。接到参演通知时,成守平正在老家休假。多年的积累和准备,终于迎来国际军事舞台“登场”时刻,他心里乐开了花,立即拨通指导员的电话,表示马上归队参加演习。

直立在沙发前,成守平热血沸腾,脸颊发烫。一束阳光穿过密密匝匝的枝叶,打在他胸前红彤彤的党员徽章上。看到成守平兴奋不已,妻子徐小林禁不住问道:“刚回家没几天就又要走?”成守平冲着妻子抱歉地笑笑,用手搓了搓冒出汗水的脸,把柔肠深藏心底:“走出国门练兵,是军人的责任,也是士兵的幸运!”

“能代表国家出征,那可是大事。放心,家里都支持你!”知夫莫若妻。成守平是旅里最优秀的技师之一,对几十吨重的战车了如指掌。即使探亲回家每天躺在软硬适宜的大床上,他的梦境里依然还是狂风飞卷、黄沙漫漫、硝烟滚滚、炮声隆隆。

比成守平小16岁的支援保障连工兵班班长杜英鑫,1997年12月出生,好学、肯钻研。在集训淘汰率超过一半的选拔中,他心中总有一种沉甸甸的压力,也感到无上荣光,“赶上一次为国争光的机会很不容易,绝对不能错过。”每次走向练兵场,他都攥紧了拳头。

那段时间,杜英鑫每天训练超过15个小时。为纠正爆破器操作失误,休息日他也在苦练。一路奔跑,杜英鑫遇见更好的自己,名字赫然出现在参演人员名单里。不为人知的是,集训时队里给每人配发两双作战靴,其中一双他每天训练都穿,风吹水泡铁磨,早已破皮变形;另一双被装进背包,他要留到出国参演时再穿。

用精武淬火军旅,凭战绩书写担当。多少个训练归来的傍晚,畅想自己将要在异国他乡的疆场上建功立业,杜英鑫咧嘴傻笑。背影被夕阳拉得修长,迷彩服的后襟被风鼓满,一颗炽热的心装满亮闪闪的胜战梦想。

一声令下天地动。

我军参演部队铁路输送首列火车,从吉林省白城火车站出发,向北疾驰。8月28日16时02分,办完通关的全部手续,专列再次启动,在高亢的军乐声中,缓缓驶向阳光照耀下的满洲里国门。然后,沿着久负盛名的俄罗斯西伯利亚大铁路自东向西,专列穿越人迹罕至的远东地区,直奔奥伦堡市东古兹训练基地演兵场。

月光照透林间。笛子、唢呐、圆号、萨克斯轮番登场,恢宏的野外交响乐响彻云天。勤务保障营二级军士长刘保利的心随着节拍跳动,毫不吝啬地把掌声奉献出来。

当兵21年来,刘保利还是头一次遇上如此远距离的机动,也是头一次坐上这么好的卧铺。在他的记忆里,部队远距离机动时,战士不是坐敞篷汽车就是坐绿皮硬座火车,甚至还坐过“闷罐”车。那时,“住的是铁皮房,吃的是硬干粮,夏天热得直痒痒,冬天冻得透心凉”的打油诗常在耳畔回响,没有诗意,唯有远方。

出国门、看世界,被刘保利深藏心底的愿望,没想到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实现了。

机动途中,刘保利珍惜朝着胜战梦想跋涉的分分秒秒。他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反复学习记在小本本上的装备抢修要点,在脑海里“刷”上三五遍程序。一直到晚上熄灯,他都没闲着,不是与战友研究可能遇到的装备修理难点,就是针对现地各种特殊条件寻求高效保障对策,还挤时间在过道上做俯卧撑、练臂力。

精力用在正经地方,倒成了刘保利克服晕车的诀窍。面对梯队政委孟曦的关心,他脸上飞出一朵红云:“曲不离口,拳不离手,兵不可一日不练。我们这次与多个国家的军队一起演习,更应该让世界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中国军队。”

风雨无阻,星夜兼程。专列在俄罗斯辽阔的土地上开进,引人入胜的叶尼塞河、独具特色的俄罗斯城镇风光扑面而来。士兵们从不同视角领略它们的宁静与迷人,心里充满喜悦、激情和力量。

当地时间9月10日15时11分,在运-20运输机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中,最后一个空中梯队抵达奥伦堡军用机场。北部战区某保障室摄像师叶挺,与导演部的战友一起走下飞机。

中俄文对照的“热烈欢迎‘和平使命-2021’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中方参演部队”横幅格外醒目。先期抵达的中方先遣人员和俄军方人员,为远道而来的官兵举行了简短而隆重的欢迎仪式。军乐队奏响迎宾曲,身着节日盛装的俄罗斯姑娘向中方官兵献上传统美食。已经3次参加“和平使命”系列演习的叶挺,强抑激动心情,拍摄下眼前感人的一幕。

机器轰鸣,马达飞旋,打破草原的宁静。

工兵连班长赵明磊驾驶挖掘机犁开荒原的第一簇草,野战兵营开设如火如荼展开。飞旋的发动机驱动着车轮滚滚向前,空气中散发着新鲜泥土和草根的味道。

赵明磊每天在挖掘机驾驶室里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手脚酸痛肿胀。当地夜间温度在5摄氏度以下,驾驶室内外的温差使车窗泛起层层雾气,他不时抓起毛巾擦一擦玻璃窗,顺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水。

工兵连的15名士兵,娴熟地驾驶装载机、平地机、自卸机等8台装备。随着供水、供电、医疗、通信网络、指挥机构开设、污水和垃圾处理等数十项工作同步展开,各项野战设施迅速成龙配套。

官兵连续奋战3昼夜,一座功能齐全、设施完备、符合实战要求的野战营区拔地而起。加油站、变电站、气象站高速运转起来,沐浴车、野战医院、文体活动中心等接连投入使用。远远望去,营区门口由防爆沙箱堆积而成的迷彩色门柱高高耸立,“中国营”3个遒劲大字格外引人注目,一旁是用俄文标注的“履行使命谋打赢,捍卫和平砺精兵”大幅标语。

装扮一新的“中国营”,战斗气息扑面而来,让人顿感硝烟味浓厚。伪装隐蔽的防爆岗楼内,两名手握钢枪的哨兵正通过射击孔注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不论昼夜,所有执勤哨兵荷枪实弹,时刻警惕,丝毫不懈怠。

9月23日上午,蓝天丽日下的东古兹草原清风扑面。经历了前几日的实兵合练,宁静广阔的林海、蜿蜒起伏的山峦正被剑拔弩张的气氛笼罩。

30架战机箭在弦上,500余辆(门)坦克、火炮、步战车蓄势待发。来自上合组织各成员国的4000余名将士已完成排兵布阵,即将打响一场联合反恐新战斗。

“啪!啪!啪!”13时,一架战机由远而近,疾驰掠过云天,释放出串串红外干扰弹,“和平使命-2021”上合组织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实兵演练打响。

此时,24岁某型榴弹炮炮手李瑞,已在前沿阵地坚守4个多小时。他紧了紧腰带,神情凝重地从联合炮兵阵地向北望去,模拟反恐主战场帕什纳镇红蓝相间的屋顶,仿佛草原上一丛丛鲜艳的蘑菇。

实兵行动第一幕——情报战首先在空中上演。情报信息像流水一样奔涌汇集,联合反恐集群指挥部作出判断:“恐怖武装”尽管损失惨重,但战斗力依然强大,需要迅速派出兵力将其诱引入预设的火力圈,为彻底完全歼灭创造条件。

发现即摧毁,是意志展现,更是能力体现。联合反恐集群指挥部当即命令相关部队机动前出至第一任务线,对“恐怖武装”机动火力和突袭分队实施火力毁伤。

李瑞与他的战友,一直等待的就是这道命令。

疾风掠起黄沙,顷刻间,草原荒野沸腾起来:突击炮、榴弹炮、火箭炮的炮弹排山倒海般向“恐怖武装”据点倾泻而去,目标在冲天火光中灰飞烟灭。

首战告捷。但“恐怖武装”仍继续猛烈抵抗。联合部队的对策只有一个:打!

“嘭!嘭!”李瑞与战友们迅速出击,一枚枚炮弹在“恐怖武装”车队周围炸开了花。多炮齐发,压制了“恐怖武装”炮兵火力。

炮火连天,弹道纵横,积极主动的防御措施愈发奏效,前沿阵地更加巩固。联合部队强大的军事行动进入反攻阶段,一场“分割围歼”激战犹酣……纵深防御之“敌”大部被歼,部分残“敌”闻风溃逃。

13时45分,震耳欲聋的枪炮声骤然停歇,演习圆满结束。远方的山峦复现秋日色彩。观礼台上空,一面面象征演习胜利的鲜艳战旗,在李瑞与战友们的欢呼声中随风飘扬。

战幕徐徐落下,炮声渐渐隐去,喧闹多日的东古兹靶场重归宁静。欢乐鸣叫的鸽群,自由自在地飞向蔚蓝的天空。雄壮浑厚的《和平号角》,再一次在辽阔的草原响起。

此时,许多年轻的士兵难以抑制心头那份情感。硝烟、炮火、汗水,充斥着他们留在这片大地的记忆,记录着他们的拔节成长。

实兵演练的午后,合成一营二连三班班长魏广衡才下沙场便上领奖台。担任排指挥员的他凭借出色表现,获得俄罗斯联邦总参谋长兼国防部副部长格拉西莫夫大将颁发的“和平与友谊”勋章。挥挥手告别演兵场,踏上归程,他的心底不住地冒出一个声音:“我要回到祖国的大地上。”

入伍11年,魏广衡一直和硬邦邦的“铁家伙”打交道。异国的战火淬炼,他收获的不只有愈来愈深的肤色,更有为战胜战的自信。营里昨夜组织演习复盘,他把心得体会和盘托出,有经验的总结,也有不足的检视,讲得头头是道。营长阚金柱在会后赞许地拍拍他的肩膀:“你已经学会用脑子打仗。”

任何训练都只有一个永恒的主题——胜利。沙场的行行脚印由浅变深,从稚嫩变得坚定。返程归建,魏广衡的斗志更加昂扬,心中也多了一个念想:一定将演习场上的荣光延续下去,在战位上永做一颗闪闪发光的金钉子,把制胜利剑锻造得坚韧而锋利。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军事好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