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美国大选对中国人来说真的就是一个热闹

  中国人关心美国大选,这很正常,因为特朗普和拜登个人风格差别明显,有可能会对美中关系的焦点移动和角力方式产生某些影响。但是如果觉得美国大选结果会影响接下来中美关系的面貌,指望美国大选或许能够创造某种对中国有利的新契机,就太天真了,心存这样的侥幸也是没出息的。


  特朗普在中国有个绰号叫川建国,这个反讽里面包含了一定的无奈。但是我相信,离得越远回望特朗普这段执政对中国的触动,我们越会相信这种被逼无奈的思考方式恰恰是中国最重要的一段反思,中国决定性的奋发图强是被“逼上梁山”的。没有特朗普打来的这一棍子,中国人可能永远在美国人的半导体工业等地基上建造我们的楼房,我们的很多危机可能会长期沉睡。所以说,“川建国”这个说法不是阿Q,是我们必须有的转危为机的逻辑和能力。

  特朗普执政的过去四年可以说又一次“唤醒了中国”,除了让我们知道自己可能会被在关键技术上卡脖子的担心不是杞人忧天,补科技短板的大幕必须从此完全拉开,它还让我们真正相信了,美国不接受中国崛起,会竭尽其所能打压中国,这根本不是什么风险,而就是冷冰冰的现实。

▲2020年8月,美国务卿蓬佩奥宣布推出扩展版“清洁网络计划”。此后,蓬佩奥和一些美国政客就不断大力游说甚至胁迫更多国家和地区加入所谓针对中国的“清洁网络联盟”。  ▲2020年8月,美国务卿蓬佩奥宣布推出扩展版“清洁网络计划”。此后,蓬佩奥和一些美国政客就不断大力游说甚至胁迫更多国家和地区加入所谓针对中国的“清洁网络联盟”。
  中国作为大国,要实现民族和国家的伟大复兴,我们必须要迈过美国由人性弱点汇集起来的战略敌意和疯狂。中美和平共处不可能通过我们顺从、忍让来实现,我们必须是美国搞不垮、是它不敢与之血拼的强大力量,还能最终迫使其接受按照规则和平竞争。换句话说,只有当美国试来试去最终发现与中国和平相处确为其最好或者最不坏的选择时,中美以和平为基础的良性合作大于恶性竞争的关系才会最终稳固下来。

  特朗普连任或者拜登当选,对中美关系接下来态势的影响太微小了,从大历史的角度看近乎可以忽略不计。它最多能够影响美方的“打法”,但美国要全面遏制中国进一步发展,它的这一根本性努力不会变。如果我们今天还心存侥幸患得患失的话,老胡把这说成没出息,过分吗?

  那么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已经很清楚了。毫不动摇,动员举国力量,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把中国高科技的短板一个一个都补齐,把我们的国家全面推向从基础研究到高科技应用的前沿位置,建立起安全可靠的供应链,中国必须像上满发条的钟表一样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这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势必要经历一系列的经济体制和社会治理改革。我们的社会不仅仅要团结,众志成城,我们还必须营造能够孵化出各种创新的社会内在动能和活力。我们至今还未能完全解决凝聚力与弹性和活力之间的治理悖论,这会是未来的长期难点,也须是我们的持续着力点。


  中国的军力建设非常紧迫,除了我们需要建立起在近海军事斗争的压倒性优势,同时必须筑牢以核盾牌为基础的战略威慑力。要让华盛顿确信,在中国近海攻击我们的核心利益会遭到中国军队毫不迟疑的猛烈反击,无论它调动多少常规力量,都决不可能在第一岛链附近战胜中国,而且它会为此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还必须让它相信,对中国进行核威胁更是不可承受的风险。中国为此需要拥有更强大的核力量,并且对外进行必要的展示。要让美国人始终清楚他们面对的是一个自己根本就惹不起的、把它当朋友比当敌人对待要对他们更加安全、有利的中国。



  所以说美国大选对中国人来说真的就是一个热闹。特朗普和拜登在角斗,观众席上的美国人在疯狂呐喊,因为他们下了不同的赌注。而中国人应当是坐在贵宾席上欣赏这个场面的那一位。说回来,这场戏确实挺好玩的。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生活好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