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终结执行”生效债权文书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中国数字电视法律援助栏目组接到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的申请执行人袁永香报告如下:

一、按照雨城区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被执行人雅安市润联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拖欠袁永香债务(含人民法院判决的利息)达900万元人民币以上,但是自从判决生效至今为止,债务人有执行债务能力,但是判决得不到执行。

2016年8月19日,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以(2016)川1802民初127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雅安市润联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归还原告袁永香借款240万元,并支付该款从2016年9月1日起至本判决指定的期间止按月利率2%的利息。”并决定“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同日,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以(2016)川1802民初1275号判决认定另外一笔95•9万元由被告雅安市润联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按照同样条件承担返还责任。

对上述两份判决,雅安市润联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没有提起上诉,《判决书》于2016年9月4日生效。两笔债权本金合计335•9万元,截止到申请执行人提交本报告日,按照人民法院的判决延付息为538万元以上,本息合计为900万元以上。

二、在债务人雅安市润联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有执行能力的情况下,雨城区人民法院执行庭裁定“终结执行” 该法院(2016)川1802民初1274号、1275号判决:

1274、1275《判决书》生效后,袁永香依法于2017年2月15日提起了执行申请,但是该法院执行庭拖延执行。直到2017年6月19日,才下达了四川省雅安市人民法院(2017)川1802执350号、351号《执行裁定书》称“现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区分局对雅安市润联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已经刑事立案,待刑事案件侦查终结后予以继续执行,本院依法告知了申请执行人执行情况”。并且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519条的规定,裁定如下:对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川1802民初1274号民事判决书的本次执行程序终结执行”。

同时,该法院以同样的理由对1275号《民事判决书》的执行程序《裁定》予以“终结”。

雨城区法院违法裁定“终结执行程序”导致申请执行人陷入绝境:

三、雨城区法院做出的上述“终结执行程序”的决定理由没有法律依据,而且所谓“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的说法不是事实真相:

1、 执行《裁定书》以被执行人雅安市润联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被刑

事立案,在其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情况下暂停执行合法债权人的执行申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被执行人涉嫌犯罪,合法的债权人的债权不予保护完全没有法

律依据:

作为被执行人,其涉嫌犯罪行为不属于债权人造成的,为什么债务人涉嫌犯罪,反而构成保护涉嫌犯罪一方财产的理由?

2、《裁定书》引用的法律依据与公安分局的理由完全驴唇不对马嘴,并且所谓“没有财产可供执行”不是本执行案的事实真相:

《裁定书》引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第五百一十九条规定如下:“经过财产调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在申请执行人签字确认或者执行法院合议庭审查核实并经院长批准后,可以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上述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情况的确认活动根本没有经过执行申请人签字,因为执行申请人掌握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事实真相,被执行人雅安市润联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在雅安市备案登记的用以担保的11套房产,该房产恰恰是为了继续向袁永香借款的担保物,关于该担保物的担保登记的法律效力,双方还在诉讼状态中。无论人民法院怎么判决,都证明了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裁定书》一方面说公安机关要求暂停执行,而在被执行人产可供执行的情况下,又错误的引用文不对题的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裁定“终结执行”,到底为什么不予执行,执行人自己也说不清,但是违法是显而易见的。仅雅安市润联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在另案中诉求解除袁永香作为受益人的11套房产的抵押登记,连被执行人都称该财产是他的,执行法官应当无话可说了。如果雨城区人民法院同意将该11套房产作为实现袁永香的债权文书的执行标的物,袁永香当然会配合解除上述房产的抵押登记,如果不存在执法过程中的偏袒行为,如此同时化解一个诉讼案、一个执行案的好办法为什么不能适用?

法律援助栏目组将继续关注该案的进程。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生活好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