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营收还不上10个亿,新华联成今年首家暴雷房企,今割肉自救

文/华商韬略 宇刚

在疫情的催化下,往日千亿体量的上市房企也传来噩耗。

这就是新华联。

在此之前,这是一个还算亮眼的地产公司。

2019年,新华联集团首次突破千亿,全年营收1056亿元。

2020年,新华联控制人傅军以2%的个人财富涨幅,总财富300亿元排名全球第490名。

【10亿债务爆雷】

2020年开年,一场疫情打破了一派岁月静好的局面。

3月9日,上交所发布公告,新华联10亿元债权逾期未足额兑付: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发行的债券“15新华联控MTN001“,应于2020年3月6日兑付本息,本期不能按期足额兑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发行总金额10亿元。

作为一个千亿体量的集团,也许10亿元的债务并不能动其筋骨,但这次债务危机并不是第一声枪响。

这不是第一个雷,也不是最后一个。

2019年对于新华联来说依旧是多事之秋。截止2019年年9月30日,新华联资产负债率为69.7%,高于同业10%以上。

2019年12月,新华联董事长苏波,因涉嫌受贿被带走调查。同月,湖南出版对新华联控股提起诉讼,旗下公司未按时偿还同业拆借的3亿本金及利息。

2020年1月,民生信托对新华联控股26.8亿元的信托贷款申请了强制执行。北京银行公告,新华联控股所持有的北京银行股权被全部冻结。同时,其持有的几家上市公司:宏达股份、科达洁能、赛轮轮胎、辽宁成大,全部股份也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3月5日,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将新华联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在未来3个月内,还将面临到期或回购的债券金额高达38.6亿元。新华联控股账面资金紧张,再加上,其下属财务公司的诉讼事项,凸显流动性压力。

但作为一个千亿级集团,旗下有多家上市公司, 涉猎行业繁多,从文旅、地产、金融到矿业,昔日的巨无霸为何会沦落到如今负债累累的地步?

这还要从企业转型开始说起。

【压上的最后一棵稻草】

1992年新华联靠房地产业起家,知名于行业内外;2011年新华联地产上市,并更名为“新华联文旅发展“,开始了文化旅游领域的探索。

2017年,新华联文旅加快了转型的步伐;2019年,四川阆中古城、长沙铜官窑古镇、芜湖鸠兹古镇、西宁新华联童梦乐园,新华联旗下的四大旅游景区相继开业运营。

2019年,成为新华联当之无愧的“文旅运营年”。

但文旅业看上去风光,却是一个不能轻易拿到回头钱的行业。大笔资金沉淀在项目里,要靠人流积累还回去,无法快进快出。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正是因为文旅转型,让如今的新华联背上巨额债务。地产的“微薄“收入远远不够文旅开发的大量支出。傅军在去年10月表态称,“未来三年,新华联将在四川至少投资200亿元。投入成本之高,回收周期之长,转型一直压着新华联喘不过气。”

2020年的新冠疫情,则成为压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颗稻草。

旅游业,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据2019年的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全国旅游出行就创造了5129亿的好成绩。由此也可见,疫情对2020文旅行业的打击有多大了。

再算上人员、基础设施维护等基本费用的消耗,这一场疫情让旅游业的损失绝对不止5000亿。

上海迪士尼表示,疫情期间关闭2个月的时间,预计会在第二季度给公司带来1.35亿美元的营业利润损失。经营全球签证的行业巨头百程旅行已经宣告破产清算。而新华联控股表示,受疫情影响,1-2月公司经营回款减少60亿元。

【破净自救】

2019年就开始显露的财务问题,在疫情叠加下产生了更大的破坏力。

而另一方面,自去年12月,新华联的股价已经下跌25%,融资和发债更是越发艰难。

3月9日,大公国际将新华联及多期债券信用评级下调,信用等级连降7级,直接下调为C。

3月10日,新华联文旅也发布关于公司债券停牌的公告。称因重大事项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债券自2020年3月11日开市起停牌。

破净减持,成为了新华联一场痛心的保卫战。

壮士断腕,是新华联唯一能做的。第一步,它减持了优质的金融资产——北京银行股权2.61亿股,套现13.88亿元,减持均价折合为每股5.34元。交易后新华联仍持有北京银行4.53%股权,但均已被质押。

而辽宁成大权益的出售,则是新华联壮士断腕的第二步。新华联将其所持有的5.18%的全部股份及全部权益以13.39亿的低价一次性转出。

数据显示,新华联增持北京银行股份时,每股折合成本8.78元,此次减持部分缩水近9亿。而2018年新华联花了16.9亿元购买的辽宁成大的这5.18%的股份,此次交易令新华联净亏3.51亿元。

这是名副其实的割肉套现!

如今,只能希望如其在2020年元旦献词中所说:“我们新华联人只要耐心地、坚强地、努力地保持定力,经受住考验,熬过去就赢了。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房产好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