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地产大鳄遇“劫”:项目停工、资产甩卖、信托反噬危机始末

2021年3月24日,河南郑州,十几名业主汇集到了名门天境项目售楼处,他们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到这里了。

“看,我的房子就在那里!”业主们指着停工的空地开始自嘲。在争取项目复工这件事上,他们一年多的奔波并没有获取太多有用的成果。

开发商名门地产愈演愈烈的项目停摆、资产甩卖、信托反噬、资金链危机等等传闻,似乎一步一步都成了现实。

作为曾经的豫系房企代表,如今的名门已经难以招架这一切,这已经不是一纸严正声明可以解决的问题了。

停工的名门樾府现场 每经记者 王佳飞 摄

天境危机

名门天境位于郑州市金水区农业路与中州大道交汇处,位置优越,为40年产权的公寓项目。令业主们揪心的是,项目在他们购买后却从来没有动工,承诺中的2022年交房似乎也还遥遥无期。

“我是2019年6月买的名门天境,其实现在想来,当时就已经停工了,但销售解释是环保问题,我就没有怀疑。哪能想到从那时到现在,压根儿就没动工。”业主林先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聚集在售楼处的业主纷纷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购房经历,勾勒出项目现境的发展轮廓。

林先生说:“当时满大街都是名门天境的广告,我跟着经纪人去了售楼处,因为开发商提供首付分期,前期只需要交7万元左右就能买下一套,所以我就买了。”

“我贷了32万元左右,目前每月要还4000余元,根据合同约定,2022年6月底和12月底我还要分两次各付4.9万元。”

因为工作关系,林先生每天都会从项目前经过,但现实是,“从买房到现在根本没有开过一天工”。

姜女士则是刚毕业就买了这套房子,每月工资只有1000多元的她背着将近4000元的月供。

“压力真的有点大,平时生活靠各种小额贷。”姜女士很无奈。

刚在郑州落户的业主唐先生则将矛头引向了当时的经纪公司:“经纪公司在主推这个楼盘,到处都是广告,我真的是出于对经纪公司的信任才买的这套公寓,同时也拉上了朋友一起买,现在我都没办法见朋友了。后来我们追问经纪公司,得到的答复是‘项目五证齐全,我们也不知道会烂尾’。”

不过郑州当地一名经纪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经纪公司开始力推名门天境的时间大约是2019年8、9月间,当时项目就已经停工了。”

“从当时项目单价来看,每套按行业惯例的佣金应该在1万元上下,而据我了解,名门天境给出的佣金达4万元左右,你说经纪公司不了解内情,恐怕不是这么回事。”这位经纪人直言。

眼下的尴尬是,因为项目的确五证齐全,唐先生等人顺利办下了网签,名下背负有房产,目前仍需每月按时还贷,但房子到底在哪里?

“刚刚进场”

事实上在逐渐得知名门天境再未开工之后,业主们便开始和名门方面进行沟通交涉,不过过程并不顺利。林先生说:“对接我们的人换了又换,我能数过来的就有4个了,不过现在都没人管了。”

“后来我们通过相关部门向负责名门天境的项目经理张经理讨要说法,开始对方推脱停工是因为郑州市要求防污防尘,现在张经理已经不接我们的电话了。”

记者随即联系了张经理,自报家门之后对方扔下了一句“你打错了”,便匆匆挂了电话。

名门天境售楼处 每经记者 王佳飞 摄

在名门天境售楼处,偌大的展厅已经没有灯光,桌椅整齐地摆在一边,一副很久无人问津的状态。据记者了解,目前售楼处仅剩4名工作人员,当天有两名前台在上班。

“工作内容是什么?”

对方回答:“就是整整资料,把之前的合同给业主发一发。”

“工资还能正常发放吗?”

对方回答:“会拖工资,但最后也会发。”

“请问张经理人在哪呢?”

对方回答:“我也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名门天境现场。和业主们描述的杂草丛生略有不同,目前有一部分工人在施工,其中一名工人告诉记者:“我们也是刚刚进场,具体要做成什么样我们也不知道。”

目前,整个施工现场仅建成了一栋十几层楼的框架,其他部分都是裸露的地面,分散地堆着一些建筑材料。

“看,我的房子就在那里!”唐先生颇有些黑色幽默地指着一处空地说。

名门天境项目现场 每经记者 王佳飞 摄

由于业主的反映,金水区丰产路街道办事处通过领导留言板回复了项目进展情况:“该项目2019年6月因总包单位退场,导致项目处于停工状态。总包单位退场后,名门地产公司积极与原总包单位就退场一事进行磋商。目前新总包单位已进场,临建房主体已搭设完成。”

对于现场情况,官方说法是:“北侧三栋楼主体最高已施工至10层,南侧三栋楼土方尚未开挖完成。北侧三栋楼如继续施工,造成基底土方侧压力加大,南侧三栋楼土方开挖有可能造成不均匀沉降,影响北侧三栋楼主体结构安全。目前需优先施工南侧三栋楼,基础筏板施工完成后,进行同步主体结构施工。”

“目前距离合同约定交房日期还有2年,名门地产表示有信心、有能力保质保量,按期交付业主。”

这些回复的落款时间是2020年12月底。

来源:人民网领导留言板

“依照现在的情形看,2024年能完工已经算不错了。”一名现场工人表示。

多处停摆

事实上在郑州,名门存在问题的项目还远不止这一处。

位于郑州市北三环和九如路交汇处的名门樾府,公开资料显示其售价达到了55000元/平方米,设计户型为180平方米以上的洋房,容积率仅1.49,在郑州是妥妥的豪宅标准。

可就是如此定位的豪宅,如今也陷入了停滞烂尾危机。一位在附近施工的人员告诉记者:“我2020年6月到这附近打工,从那时起就再也没见过这里有人了。”

无人的办公区 每经记者 王佳飞 摄

名门樾府的施工处大门紧锁,沿着工地一旁的营销中心大门向里走,枯枝败叶混合着垃圾就这么堆在路边。一处似乎是办公场所的地方早已人去楼空,门外名门樾府的金属招牌依旧矗立。

一道临时金属墙隔开了办公区和施工现场,脚手架散落一地,一片狼藉。

通过无人机拍摄画面可以看到,只有三四栋楼完成了封顶,其余都还建了一半左右,建筑材料随意地堆叠在室外,孤零零的塔吊显得格外突兀,看不到一点人烟。

和名门天境一样,该项目也是2019年入市,唐先生告诉记者:“目前名门在郑州在建的项目几乎都出了问题。”

名门翠园,位于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与三全路交汇处,曾经是郑州著名的网红盘,2018年也曾是全国销售榜前列的项目。然而,该项目也陷入了停工窘境,业主们要求复工的意愿屡次表达,但都没有起色。

转机出现在2020年12月,项目迎来佳源集团进驻。随后佳源集团公告,交房日期将从2021年7月30日再次推迟至2022年3月31日。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已经更名为佳源名门翠园项目的售楼处。和名门天境明显不同,这里的销售人员都正常在岗,住宅也正常销售,承诺的交房日期确为2022年3月31日。

已被佳源接手的名门翠园项目 每经记者 王佳飞 摄

不过销售人员名片上印刷的仍旧是“名门”字样,其表示:“刚刚换了招牌,名片和楼书等资料还没有来得及换。”

“目前佳源集团也是刚刚接手,很多财务、施工方面的问题还在梳理当中。不过您放心,佳源是有实力的开发商,不会再有问题了。”

不过,记者使用启信宝查询了名门翠园目前的股东仍旧为中融国际信托,目前该公司所有人并未发生实质性改变。

售楼处前后有名门此前修建的公园,散步和玩耍的居民们悠然自得,网上流传着的种种激烈行为似乎已经远去。不远处的项目工地,记者也听到了叮叮当当的施工声音,通过航拍视频可以看到,现场确有影影绰绰的施工人员,目前建设情况明显要好于名门天境。

已被佳源接手的名门翠园项目 每经记者 王佳飞 摄

记者希望就名门翠园的种种问题采访佳源集团,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名门橙邦和名门翠园的情况类似,在佳源接手后秩序恢复了许多。

不过,郑州一名房地产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佳源目前只是人进来了,还在看名门的账,具体资金或许还没有进来。”

“领导不在”

名噪一时的名门地产是如何走到今天的呢?

名门官网显示,该公司1998年初创于南阳,注册资本1.6亿元,现拥有总资产超500亿元。

不过名门在主流房地产榜单的排名几乎可用“闪现”来形容——2018年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100强,还是第98位,2019年第86位,此后便再无踪迹。随之频繁爆出的,是诸如工地停工、项目烂尾、企业暴雷之类的负面传闻。

去年4月26日一条源自某投融资讯平台的“名门资不抵债已申请破产”消息,许是名门本轮风波的导火索。4月26日、4月27日,名门地产官微连续两天发布严正声明辟谣,并表示已经报警,火速平息“恐慌”。

有知情人士表示,名门地产方面在约见自媒体时曾说,资金压力问题,20多年不是第一次,每次都能齐心协力度过难关。

但也正是从那时起,事情的发展方向有了一丝传闻中的气息,前述名门翠园、名门橙邦、名门天境,以及名门紫园、名门时代城、名门凤凰城等一个又一个曾承载无限风光的项目被爆出问题。

2020年11月17日,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名门董事长、实控人孙群堤被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1.81亿元。

事实上名门发展至此,身上始终有两大鲜明的标签——土储和信托。

由于是一家非上市房企,名门目前的确切土储数据无从得知,但从过往其发布的拿地信息看,其土地储备达3万多亩(逾2000万平方米),已建、在建工程逾1000万平方米。这个体量,在可参照的克而瑞2020年上半年中国房企总土储货值排行榜上可以进入前50,大幅超过同门的正商、康桥等。

过去多年间,名门的小步快走和“订单式”定向开发模式令其积累了相当的资本,但此后随着行业的高速发展,名门也随之加入了高周转阵营。

名门拿地的高光史,来自2013年的214轮竞拍,彼时其以8.08亿元摘得洛阳九都路附近101.24亩土地,刷新洛阳当年单价地王纪录;2014年,名门经过125轮竞拍,以2.97亿元拍得郑州当年首个限价房地块,溢价率超过100%;2014年年底,名门拿下二七区张魏寨、孙八寨、金水区押砦中村改造项目;2016年,名门与前海基金联手,分别以8.73亿、1.89亿元拿下郑州土地市场两宗地。

即使是在深陷风波的2019年,名门也极具魄力,将旧改触角伸向深圳,以全资子公司晨星房地产的名义申报了深圳岳湖岗村片区旧改项目。不过记者留意到,从其后官方披露的意愿表看,当地居民对名门并没有太高的认可度。

不止一位受访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过:

“名门出问题导火索可能是在深圳,当初把大量资源调往深圳,拿地、做旧改,但没有收到预期效果,资金链吃紧,导致郑州、南阳等地的项目都受到了影响。”

“据说名门的员工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

又要搞开发,又要做旧改,名门这钱到底从哪儿来?

从仅有的榜单数据看,名门的业绩远远不足以撑起这么多烧钱的业务,而答案正是信托。浸淫于“缺钱找信托”的年代,名门受其利,也深受其害。

记者了解到,早在2007年开发名门浦发广场时,信托就已经成为名门的标配。2010年,名门与中融国际信托合作,发行规模1.54亿元名门驻马店风光城市广场股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向项目公司增资并取得97%股权;2016年,中融信托发行盛世惠诚22号20亿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项目标的即前文所述的名门翠园。

中融信托并不是名门唯一的“金主爸爸”,其在信托圈票友甚众,在对金融机构的运用上“颇有心得”。从企信宝显示的情况看,百瑞信托、渤海国际信托、长安国际信托等均为名门“座上宾”,除此之外,招商银行、工商银行等也均为其合作方。

眼下,随着百瑞信托、中融信托等一众“老伙伴”逐渐失去耐性,不断将名门告上法庭,这家老牌豫系房企正面对着一场来自“明股实债”的最大报复。

对于以上种种经营问题,记者来到名门地产总部试图采访,但过程并不顺利,该公司相关人员全程采取回避态度。

名门总部办公区目测空置了许多工位 每经记者 王佳飞 摄

前台工作人员为记者提供了品牌部门电话,记者当场拨过去后发现根本无法接通,随后前台承认是个空号,品牌部实际上已经没有员工在职了。

记者反复要求前台去寻找能够接受采访的负责人,其在询问记者身份后进入办公区通报,不久再次返回,询问采访主题。

前台工作人员来回数次,记者被告知“领导不在”和“领导真的不在”。

记者在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后离开,不过至今未收到名门的电话。

不过,名门总部一层依然还有楼盘展示位,也有几位销售人员当值。

“我们是名门物业公司职员,目前物业的情况还好,没有发生裁员和欠薪。现在这里也没有房源销售,我就是值个班,没有事情可做。”

随后他说了句颇具哲理的话:“其实企业和人是一样的,总有起起伏伏,名门现在是遇到了困难,这太正常不过了。”

每日经济新闻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房产好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