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为什么告别平遥

作者 | 连然

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的最后一天,贾樟柯突然宣布自己的告别。

贾樟柯在记者发布会上说,今年会是他们团队做的最后一届电影展了,“我们今年实现了百分之百的市场化运营,没有花政府一分钱,全部是社会的资本,从电影展在业内的公信度而言,我们已经把这个品牌打造好了”。

接着便是一场伤感的告别,“我们可能今年会把这个品牌,还有所有的设施赠送给平遥政府,希望他们能找到更好的团队做第5届第6届”。

对于中国电影和山西平遥来说,贾樟柯几乎是把他们可以连接起来的唯一人选。

首先,这位在山西长大、有山西出发的电影导演,不仅在电影创作中充满人文精神和现实关怀,也将自己的家乡充分美学化,成为自己电影极为重要的场景基础。同时,贾樟柯也拥有非凡的商业头脑和政治关系网络。

其次,他的精明能干和实用主义,以及与政府官员进行交往合作的能力,与中国电影导演中可以说非常罕见。在他的家乡山西汾阳贾家庄,他深度参与当地旅游项目和景区,并且嵌入了强烈的个人烙印。

这是平遥国际电影展得以出现的两个关键基础,而其中的拉锯力也从第一天就存在。

2016 年 8 月,贾樟柯团队向平遥县委县政府提交有关报告,表明举办国际影展的意向。同年 12 月,由贾樟柯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平遥电影展有限公司注册成立;该公司有两个股东,分别是贾樟柯本人和平遥县日升昌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后者由平遥县国有资本经营中心出资成立。

平遥九成文化旅游投资董事长王在盼,成为最初连接贾樟柯和平遥政府的中间人。王在盼是平遥旅游界的重要行为者,也是平遥电影展的董事。

深受游客和本人欢迎的大中型企业实景演出项目《又见平遥》,正是由王在盼的九成公司与王潮歌团队合作推出。在当时,“又见”项目仅用一年即告全部完工和准备结束,在当地政界和民间被称为“平遥速度”。

2018年年初,在接受山西媒体采访时,贾樟柯曾说和政府合作的自己不怕误解。“我拍电影20年就是被误解的过程。在诸多误解里,比如我们让平遥国际电影展走市场运作。因为在国内大部分的节展完全依靠政府的拨款,政府一断奶就没有生存能力了。”

贾樟柯希望平遥国际电影展在政府的指导支持下,迅速市场化,在市场的活水里保持常鲜常新。根据计划,平遥当地政府会有三年的资金扶持,但扶持是逐年递减,前三年的资金扶持可以达到千万级别。

相比之下,长期蜚声国际的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年补贴只有100万元。

在分工上,平遥县政府为影展提供了所有基础设施投资及千万级别的经费补贴,运作由贾樟柯团队负责、赞助商广告及植入活动。

在双方的蜜月期,不仅晋中和平遥两级政府,山西省委对于电影展也尤其重视。“它已经成为山西深化全面对外开放的一张新名片、还有力带动了山西文旅产业的融合发展等。”2017年,时任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在考察平遥国际电影展中如此表示。

在三年投入期结束之后,贾樟柯特别强调了“今年的电影展没有花政府一分钱”。但是很明显,双方的利益分配也到了一个需要重新平衡的节点,相比2017年,政治行政上的人事变迁、当地旅游业的现实局面,都使得现有的合作形式注定难以继续下去。

可以感受到的是,对于一个非常强调在地化运营的文化项目,平遥本地民众和这场在中国越来越响亮的电影展之间,始终存在距离。这也成为贾樟柯主导的平遥国际电影展,在一定程度上没有足够获得当地好感的一个原因。

实际上,电影展本身从来快速不是拉动旅游的有效方式,也难以带动本地经济的发展。在翻看过去的采访记录时,可以看到平遥本地官员对此也有着清醒的认识。

在回答《三声》记者关于平遥政府和市民对电影展的感受与态度的问题时,贾樟柯强调了乐观的一面。

“四年来,平遥本土观众的数量逐年在增加,去年本地观众占比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三十。第一届时,老乡们站在门口,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该不该进来。现在他们能够很熟练地在网上买票,提前通过媒体了解今年的电影,都是挺好的进步。”

虽然要告别平遥电影展,但是贾樟柯在山西电影的投入并没有结束。无论作为生意还是生意,山西都是他个人工作版图的最重要部分。

在今年的平遥国际电影展上,专门设立有一个单元叫“从山西出发”,展映的也是与山西有关的电影,而赞助商也是诸多山西本地企业,支持与山西有关的电影创作。

此外,贾樟柯宣布山西电影学院已经在筹建中,自己也将会出任该学院院长。贾樟柯对《三声》表示,作为一家电影学院,应该鼓励多种发展路径,提倡多元化,电影是一个丰富的生态,学生喜欢的电影在哪部分,哪种人身上有兴趣有天赋都可以去发展。

作为一个导演,他想创办一个偏创作实践型的电影学院。在目前的设想中,他希望能够激发学生的自主创造性。因此,可能在大学一年级二年级并不一定分专业,而是会让学生在一二年级树立起一个全面的电影经验、观念与知识,在三四年级时再进行具体方向的选择。

“主要的教学基地目前是定在山西汾阳贾家庄,那是一个很美的村庄,整个教学会是书院式的教学,大概会收800~1200个学生,是一个很小的学院。”

作为一场政府与市场合作的商业项目,双方存在明显利益诉求的差距,从而导致现有合作模式的结束,还是一场相对合理的情况。但是对于中国电影,特别是小众电影而言,贾樟柯离去之后的平遥电影节是否还是一个值得托付的舞台,就已经难言乐观。

贾樟柯说,如果说有一种精神能够传递的话,他希望未来新的平遥国际电影展团队能够继续支持本土电影。“我们当然很骄傲能够在平遥创办这样一个电影展,我也希望更年轻一代的策展者,组织者能够接棒,办得更好。”

这位在艺术、生意和政治之中尽可能做到周全的电影导演,却在过去四年里,都没能在自己的电影展上看过几次电影。贾樟柯说,他下一届要去当观众,他非常想看电影,想回到一个观众的身份。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电影好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