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吃货出关!澳政府包机送货上门:澳龙、鲍鱼和澳牛……

随着蛰伏抗疫的中国消费者“出关”,南半球的龙虾也终于浮出海面。

澳洲龙虾、鲍鱼、牛肉……这些一度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被挡在国门外的澳大利亚生鲜产品又将重回中国市场。

澳大利亚联邦卫生部当地时间4月11日最新统计,截至当地时间15时,澳大利亚境内新增89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6292例,其中包括56例死亡病例。

尽管澳大利亚也饱受新冠疫情的困扰,但新增病例已持续在下降。澳大利亚卫生部长亨特10日表示,复活节周末(4月10日~13日,其中12日是复活节)将成为澳大利亚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最重要”的时刻。也就是说,澳大利亚人在复活节假期期间的表现,将决定政府何时能开始放宽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政府恢复经济的努力也没有停歇。澳政府已推出多轮经济刺激计划,在3月推出的经济刺激措施总规模已达约3200亿澳元。

4月1日,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将拨款1.1亿澳元(约合4.9亿元人民币),紧急出资承包200趟载重40吨的包机,将数百吨龙虾、鲍鱼等澳大利亚海鲜产品运往中国、日本、新加坡以及阿联酋等海外重要市场。

第一财经记者从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获悉,就在当地时间9日,第一架载满澳大利亚海鲜产品的包机已从澳大利亚起飞,目的地是中国台湾。当天,澳大利亚副总理兼基础设施和交通部长麦科马克(MichaelMcCormack),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部长伯明翰(HonSimonBirmingham),联邦农业部长利特尔普劳德(DavidLittleproud)等一众政要都齐齐出席起飞仪式,目送满载澳大利亚经济复苏希望的包机起飞,激活中国与澳大利亚间被疫情搅乱的贸易纽带。

1.1亿澳元包机补贴

早在今年3月初,在疫情导致飞往亚洲的航班暂停之后,美国龙虾的价格已经暴跌至至少四年来的最低水平。受影响的不仅是北美地区。澳大利亚海鲜产业也面临重大的短期影响。彼时,新西兰表示,在中国买家取消订单后,将允许少量的岩虾回到野外。

澳大利亚最大的三文鱼生产商塔思尔(Tassal)有幸成为第一班澳大利亚政府生鲜包机的供货商。而西澳西南部最大企业、澳交所上市海鲜公司OceanGrownAbalone首席执行官亚当斯(BradAdams)在回复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对澳大利亚政府的生鲜包机计划“非常感兴趣”。

澳大利亚政府这项总计1.1亿澳元的航空补助计划名为“国际货运协助机制”(TheInternationalFreightAssistanceMechanism),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航运业导致农产品、海鲜等出口产品运输受阻。

伯明翰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以往大约90%的澳大利亚航空货运是经由客机的货舱运输的,但眼下客机航班因疫情要么中断要么数额急剧削减,直接影响澳大利亚的生鲜产品出口。因此,通过上述措施,澳大利亚政府希望“确保产品能出口到主要市场”。

第一财经记者从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获得的文件显示,200趟包机将分别从澳大利亚的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和珀斯等出发,而中国的上海、广州、深圳、香港以及台湾等城市和地区,都是可供澳大利亚国内供应商选择的目的地。“产品的目标市场名单将根据供货商的需求、实际操作以及潜在的经济价值等可以扩大。”上述文件写道。

那么,哪些澳大利亚的生鲜产品能搭上这200趟包机呢?文件的信息显示,高质量的农产品以及渔业产品将是首选,这些航班初步预计将装载价值超过5亿澳元的龙虾和价值超过8亿澳元的其他海鲜产品。除此之外,高品质的澳大利亚牛肉、猪肉、新鲜牛奶和相关乳制品、水果、有机蔬菜等也都是包机的对象。上述文件指出,基于经济因素,一些低价值的产品尚不在包机的考虑范围内,海运依旧是首选。

目前,澳大利亚政府已任命物流巨头TollHoldings和Linfox的前董事总经理拜尔纳(MichaelByrne)为“国际货运总协调员”。作为澳大利亚资深的物流专家,拜尔纳将在货运地点、货物总量、产品运输等方面给澳大利亚政府出谋划策。

第一财经记者还看到,有意向的澳大利亚生鲜产品出口商可以通过澳大利亚农业部网站的下属链接提出自己的运输需求,并提交希望搭载包机的产品种类、离境日期、干湿类型、重量等细节。目前,已有超过500家澳大利亚出口商在上述网站提交了各自的需求。

上述文件还强调,包机的出发频率,完全取决于供货商的需求以及目标市场当前特殊时期的准入情况。

至于生鲜的包机成本问题,一位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成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其实澳大利亚政府此举就是补贴其中的差价,“当然供货商自己还需承担标准价格下的费用。”此外,上述人士还表示,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协调,比如包机产品的检验检疫等。而后续航班,还需根据航班情况以及订单情况动态调整。

“我看到了中国市场的需求”

高品质鲍鱼是澳大利亚海鲜巨头OceanGrownAbalone在中国市场的主打产品。“中国市场对我们太重要,”亚当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们60%的产品都是出口到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

但是,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已经使得亚当斯的企业市值相较疫情前蒸发了1500万澳元。中国市场需求的减弱、员工的离职等,都已经对公司的利润产生了巨大影响。亚当斯坦言,“如果我们不能销售我们的产品,我们就无法生存。全球航空公司停飞,导致这些生鲜产品在全球的贸易都陷入停顿。”

诚然,诸如鲍鱼、龙虾等生鲜实在是等不起。与其他动物蛋白类产品相比,海鲜产品更依赖航空运输,从苏格兰鲑鱼到波士顿龙虾,从法国牡蛎到俄罗斯帝王蟹,随客运飞机运输物品是海鲜类产品的主要运输方式。但包机则不多见。

历来中国都是澳大利亚龙虾产业的主要出口市场。2019年澳大利亚出口了8800吨龙虾,价值5.3亿美元,95%以上出口至中国内地。尤其在西澳,中国市场占其年均6615吨捕捞量的98%左右。根据以往的经验,尤其是中国每年传统的春节期间,中国市场对澳洲龙虾的需求量每天就能达到40~50吨。而今年,由于新冠疫情冲击,澳大利亚龙虾出口转内销、停止捕捞、放回大海的消息,频频见诸澳大利亚媒体。

在南澳,海鲜出口商FergusonAustralia每年加工约4000吨南澳岩龙虾,其中90%以上的岩龙虾出口到中国内地市场,其余的则出口到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地区。不过,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FergusonAustralia就停止向渔民收购岩龙虾。

自2015年,中国与澳大利亚签署自贸协定后,中国市场逐步对澳大利亚进口产品开启零关税。2019年,中国取消进口自澳大利亚的所有海产品的关税,因此,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企业来说,又多了一重利好。

由此,当中国新冠疫情缓解之际,包括OceanGrownAbalone在内的海鲜出口商迫不及待地发出呼吁,希望重新连接空运供应链,将自家的产品运送到关键的出口市场。“哪怕空运成本已经翻了一番,在某些情况下甚至翻了两番,虽然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划算的,但是我看到了中国市场对海鲜产品的需求正在恢复。”亚当斯说道。

根据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4月9日介绍,当前中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企业复工营业提速扩面,市场消费触底回升、稳步向好。

尤其是在今年清明小长假期间,餐饮、旅游休闲消费显著增长。高峰还介绍,清明假期,银联商务统计的全国住宿、餐饮行业日均交易额比3月中下旬分别增长11.5%和10%,恢复至去年同期五成水平。

连接中国市场

随着中国市场开始稳步复苏,不少澳大利亚出口商开始努力恢复与中国市场的联系。除了政府组织的生鲜包机,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谷饲牛肉供应商KilcoyGlobalFoods(KGF)就已在3月初首次尝试利用一架自有747货机,将大约100吨优质冰鲜产品空运给中国客户。

KGF给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信息显示,这架澳洲航空货运(QantasFreight)包机在3月1日从悉尼国际机场飞往上海,运送了价值约200万澳元的冰鲜牛肉,确保上海的一些大型连锁超市在疫情期间的有效供应。

与此同时,上海海关下属的浦东机场海关在了解相关情况后,第一时间与代理报关企业进行沟通联系,全力保障这批冰鲜牛肉顺利快速通关。

KGF首席销售和营销官克莱顿(FernCholerton)表示,中国的物流状况正在逐步缓解,但与此同时,一次性空运被视为维持主要零售客户供应的重要解决方案。

昆士兰州凯恩斯海鲜出口商EastStar首席执行官巴里·顿(BarryDunn)透露,现在每周公司会送出去2~3吨鳟鱼,“过去两周,我们看到我们在中国的合作伙伴正在寻求更多的鳟鱼,价格已经有所提升,我们只出口活珊瑚鳟鱼,主要销往中国的高档餐厅。”

在4月8日,武汉解封复航的首日,海航集团旗下金鹏航空Y87447全货机航班搭载着70余吨物资从中国武汉飞往澳大利亚悉尼。这是武汉天河机场复航首日首架国际商业货运航班。这架货机返程时,还将搭载天河机场进口肉类指定口岸启用后的首批进口肉类(羊肉、三文鱼等),从悉尼直飞武汉。

“短期,中国市场的需求会因疫情对经济的重塑而受到影响,”亚当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但长期来看,中国市场对高端生鲜产品的需求依旧旺盛,且会进一步增长。我们看好疫情后的中国消费市场。”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数码好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