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汽车再传“绯闻”:或52亿入股国轩高科 后者老板曾是安徽首富

装机量国内第三。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大众汽车收购国轩高科股权一事已经获得董事会的批准,将收购国轩高科30%的股份,价值为7.4亿美元(约合52.4亿元)。

受此消息影响,国轩高科股价连续两日大幅上涨。截至4月22日收盘,国轩高科股价为25.87元/股,两日上涨14.6%,最新总市值为292.16亿元。

这也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函。深交所要求国轩高科说明上述报道内容是否属实,并说明是否存在内幕信息泄露的情况。深交所还要求国轩高科补充该披露战略合作的最新进展,包括但不限于具体合作方式、内容、价格等,说明是否已就相关合作事项签署或达成任何实质性的有约束力的协议、承诺或其他安排。并说明公司是否正在筹划定向增发或其他再融资事项。

据了解,国轩高科于2006年成立,于2015年上市,目前能够生产磷酸铁锂电池、镍钴锰三元锂电池等主流锂电池,是一家动力电池全生态企业。国轩高科装机量在国内动力电池企业排名第三,仅次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但市占率仅5%左右。根据SNE Reasearch数据,2019年,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动力电池出货量分别为32.5GWh、11.1GWh、3.2GWh。

国轩高科实际控制人李缜曾为安徽首富。国轩高科2019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大股东为珠海国轩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24.86%;二股东为李缜,持股比例11.86%;三股东为佛山电器照明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第四大股东为李晨,持股比例2.50%。国轩高科披露,公司股东李缜、李晨及珠海国轩为一致行动人,李缜为珠海国轩控股股东、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李晨系李缜之子。

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中,李缜以19亿美元的财富成为安徽首富。不过近年来李缜的财富排名有所下滑,2018胡润百富榜中,李缜的资产为77亿元,相比于2016年有所减少,位列安徽第二。

对于此次合作传闻,国轩高科方面告诉时间财经,一切也以官方公告为准;大众方面也表示,目前尚无官方消息。

大众“联姻”国轩高科?

大众与国轩高科的“绯闻”,最早可追溯到2019年8月。当时,大众正探索对中国零部件供应商进行潜在投资,考虑入股或同中国电池企业建立合资公司,国轩高科正是“潜在对象”。

随后的2020年1月,国轩高科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正在和大众汽车就未来可能开展的技术、产品、资本等方面的战略合作进行探讨。

在这一些传言背后,是自“排放门”事件后,大众加速电气化布局。大众汽车CEO迪斯曾公开表示,大众计划到2028年在全球交付2200万辆纯电动汽车,其中一半以上在中国制造。他同时还对中国市场提出了要求,到2025年,大众集团在中国电动汽车的年销量要达到150万辆,对动力电池的需求将会达到75GWh。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为保障电动车产能增长初期的电池需求,大众集团已经签署了总价值达480亿美元(约合3302亿元)的电池供应合同。其中,三星SDI、LG Chem、SK Innovation和宁德时代等知名供应商都被囊括在内。

除此之外,大众集团也没放弃自己生产电池的计划。2019年3月,大众集团与电池生产初创公司Northvolt达成合作,计划在欧洲建立一座初期产能为16千兆瓦时(GWh)的电池工厂。工厂最早将于2020年开始建设,并将于2023年底或2024年初开始为大众汽车集团生产电池。

对于大众与国轩高科的合作,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告诉时间财经,虽然国轩高科的市场份额较小,与大众的体量不对等,但确是目前最合适的对象。据了解,宁德时代已经有了自己明确的定位和领先的市场份额;比亚迪基本上自产自足,正在通过分拆电池业务占领更多市场。

与此同时,国轩高科是国内少数主打磷酸铁锂的动力电池公司,主要为乘用车市场提供磷酸铁锂能量密度达140Wh/kg的产品。2020年2月份,国轩高科还对外宣布量产的磷酸铁锂电池的单体能量密度已经达到200wh/kg,赶超宁德时代的三元锂电池及比亚迪最近发布的刀片电池的能量密度。如果收购完成,其低成本高能量密度的产品优势或将成为大众汽车的“杀手锏”。

冲击现有格局?

在动力电池行业,目前大的格局已经开始显现。高工锂电网发布数据显示,宁德时代2019年实现装机电量32.GWh,同比增长37%;配套国内车企达120家,其中配套超过1GWh以上的客户达9家;市场占比达51.76%。紧随其后的是比亚迪、国轩高科、力神、亿纬锂能、中航锂电、孚能科技、时代上汽、比克电池和欣旺达。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依旧在积极扩张。2019年,宁德时代与多个跨国车企达成合作,接连与本田、现代、丰田、沃尔沃、大众、捷豹路虎、标致雪铁龙、戴姆勒卡客车等企达成合作,成为其动力电池供应商。

2019年财报显示,宁德时代营收455.46亿元,同比增长53.81%;净利润43.56亿元,同比增长28.61%。宁德时代方面表示,2019年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为,动力电池市场需求同比有所增长、产销量相应提升,以及费用管控合理优化,费用占收入比例降低。

相比之下,国轩高科要逊色不少。目前,国轩高科尚未披露2019年年报及2020年一季报。2019年前三季度,国轩高科营收51.52亿元,同比增长25.75%,归母净利润为5.78亿元,同比下滑12.25%,扣非净利润为4.09亿元,同比微增2.02%。

与此同时,国轩高科的应收账款正在逐年增加。根据2018年年报,报告期末公司应收账款达50亿元,账面价值期末较期初增长40.8%。2019年三季报显示,仅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应收账款就已达70.9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国轩高科曾因信批问题,屡遭相关部门"关照"。2019年6月,国轩高科曾因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的业绩变脸和现金流骤然恶化等问题遭遇深交所问询;2019年12月份,国轩高科因2018年三季报的业绩预告披露存在不准确、不及时情况,收到江苏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那大众和国轩高科的“联姻”,能否改变动力电池格局呢?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表示,大众参股国轩高科,首先有助于改善后者的经营状况,缓解现金流紧张的情况。对于大众来说,此次入股可能会提升它对于动力电池的把控能力,但对动力电池行业的改变依旧有限。(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希子)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汽车好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