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造车 雷军押下的“赌注”不止100亿美金

(受访对象供图)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钱玉娟 小米用实际行动验证了“双重否定即肯定”定律。

早在2月19日时,小米股价出现直线拉升,被业内认为“小米造车”不再是传闻。不过,彼时小米总裁办副主任、原公关部总经理徐洁云一句“假新闻”回应,小米集团让大家“等待公告”,又让消息变得再次扑朔迷离。

终于,公告在3月30日发出:小米智能电动汽车业务正式立项。当晚,小米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雷军在第二轮“生生不息”发布会上讲述起了自己决定“造车”的时间线,原来要从2021年1月15日,小米董事会提出研究电动车的建议开始。

造车,并非选择题

下决定“造车”的过程,若要做一个量化,雷军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75天,85场业内拜访沟通,200多位汽车行业资深人士的深度交流,4次管理层内部讨论会,2次正式的董事会。

正因为小米访谈了太多人,引得业内在近两个月里频频出现传言。实际上,传闻四起之时,雷军还在陷入纠结与反思之中。

“你们为什么觉得我能造成车?”他在听到董事会的建议之初,甚至是抗拒的。在雷军看来,小米在2021年初的主题还是怎么给手机补课,“花了5年时间,将手机好不容易做到了世界第三,做车会不会让我们分心?”他说,“手机这个仗还没打完”。

在小米智能电动汽车项目正式立项的公告及雷军确认的微博发出后,肯定造车的小米仍旧为“把脉”米粉们对这件事的看法,紧接着在官微做了一个调查,“小米推出智能电动汽车,你会入手吗?”参与的近两万网友中有90%的人表示支持。

其实,问询越多,反倒表明了雷军对于造车这件事的谨慎,他直言汽车行业存在风险,“动辄上百亿投资,至少要干个三五年才能见效。”依据雷军发布会上所讲的,是市场和用户给了他信心。

尽管雷军在发布会上说,“电动汽车,做,还是不做,这是个问题。”但在产业观察人士贾琦看来,“小米再不造车就晚了。”一个现实是,造车的大浪潮已至,从蔚来、理想、小鹏,到百度、阿里,小米已经是后来者。

更为紧迫的一点是,以手机和AIoT作为双引擎的小米,正面临智能手机撑不起市值,而IoT的增速又放缓的严峻现实。

此前在小米2020年业绩报后,Wit Dispaly首席分析师林芝就对经济观察网记者分析了小米当前的隐忧问题,他认为,“小米核心业务智能手机已是成熟的行业,不太可能有大幅度的增长,AIoT业务比较松散,一时很难有质的突破。”

在贾琦看来,“小米急需一个新故事”,而造车,远非选择题,更像是必答题。林芝也有一致的判断,“小米需要新的增长引擎。”在采访中,林芝分析称,电动汽车行业足够大,不但前景较明朗,市场格局未定,留给小米更多可能。

“就像十一年前小米进入智能手机产业时一样,小米只要能造出一款性价比的电动汽车,还是有成功的希望。”林芝说。

押注,10年100亿美金

3月30日下午,在小米集团发出的智能电动汽车正式立项公告中,短短百字,却囊括了三层消息。

首先,小米将以“全资子公司”模式来做汽车业务,用雷军的话说,“所有的钱都是小米自己出。”

据雷军讲述,从公告发出到他走上发布会舞台前,短短两三个小时中,不少投行发来信息“问有没有投资的机会”。另外,在小米集团对造车事宜展开调研的两个半月里,不少投资人向雷军提出了投资方案。但在他看来,汽车要和手机生态链全部拉通,基于“为了更好地为米粉提供更完整的智能生态”的诉求,小米决定用全资模式造车。

其次,小米直接决定10年掏出100亿美金造车。当然,公告表明,小米首期投入100亿元人民币。雷军心里清楚,造车需要巨大投入,“动辄就是几十亿上百亿的投资,周期特别长,弄得不好就很容易翻船。”

但他说,“我们亏得起”,底气来自小米的现金积累,截至2020年底,小米现金余额1080亿元,此外,小米公司超万人的研发团队,加之年内还会继续增补5000名技术工程师……“智能汽车就是给一部大手机装了4个轮子”,尽管有玩笑话,但上述都在让雷军看到了小米造车的“能动性”。

最后,雷军担任智能汽车业务的CEO。回溯小米2016年手机业务遭遇瓶颈,对代码和软件更为擅长的雷军,像“救火队长”一样担任起了手机硬件业务的CEO,实现了让小米“触底反弹”,重回全球手机竞争的前排。

“做好全力冲刺5-10年的准备。”宣布亲自带队的雷军,如是说到。

当然,造车不只是单刀投入就可以。记者在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启信宝中查询“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专利信息一栏中看到,在近7000项有效专利中,涉及“车、导航、驾驶、雷达、行驶、发动机”等与汽车及制造相关的专利多达数百项。

作为特斯拉车迷,雷军曾在2013年两次拜访埃隆·马斯克,他对马斯克以软硬一体的模式造特斯拉十分感兴趣。贾琦发现,尽管小米未把造车项目较早地提上日程,但在小米和雷军的投资版图中,一直不乏有汽车相关的企业。

小米先是在2012年投资了汽车实用应用开发商木仓科技,后在2014年投资了地图厂商凯立德;作为顺为资本的创始人,雷军不仅参与创立了蔚来汽车,此后还两次参投小鹏汽车……

如今,造车这件事,被雷军视为了他的第三次创业,当他说出“愿意押上人生所有积累的战绩和荣誉,为小米汽车而战”时,也进一步表明了小米做足准备,挤进智能汽车的赛道中来。

亏损,造车赛道的风险

对汽车感兴趣的雷军,如今要亲自下场造车,在俞雷看来“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曾是金立集团副总裁的俞雷,尽管已经离开“机圈”有些时日了,但他对于这个产业内各家的关注丝毫不减。3月30日,在看到小米官宣造车的消息后,他觉得,“华为迄今没有宣布做电动汽车,不太正常。”

俞雷将电动汽车视为大厂值得投入的“超级赛道”,在他看来,电动汽车代表着智能硬件的未来,“它是互联网+智能化+新能源的总和”。

自2018年末离开“机圈”,俞雷发现到2020年,智能手机厂商大都处于“极度痛苦的死磕状态”,而今“后华为时代”到来,各大厂商都在手机之外拓展着智能硬件的各种“山头”。他将智能电动汽车比喻为那座“天王山”。

令人玩笑的是,六年前,当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宣布“互联网造车”时,引得质疑声不断。而今来看,贾跃亭虽有战略“远见”,但俞雷认为其“入错了行”,“只做投资的话,(贾跃亭)早就是时间的朋友了。”

将时间拉回至2015年,贾跃亭的造车新事讲得困难,但巨头百度却积极涌进了那一轮造车潮。

以软件见长的百度,近些年来一直通过发展自动驾驶汽车来讲新故事。它不但自己开发无人车技术,还相继投资了蔚来汽车和威马汽车等新车企。

一个多月前,百度官宣将联合吉利面向乘用车市场制造智能电动汽车,但对于汽车的细节,其官方未做阐释。在特斯拉和一众国产新车企的包围中,百度入局整车制造,其能否量产车备受关注。

要知道,造车的理想是美好的,但烧钱的现实也着实残酷。除了特斯拉连年亏损外,从蔚来、理想、小鹏这新车企“三兄弟”的2020全年财报中也可见,蔚来亏损53.04亿元,理想亏损1.52亿元,小鹏亏损27.32亿元。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对于“造车”的未来投入之巨有充分的认知,“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作为小鹏汽车的投资人,雷军十分清楚,造车的现实。

虽然雷军说着“亏得起”,米粉们也发出“只要你敢造车,我就敢买”的呼声,但造车并不容易。目前,小米不过是官宣了业务立项及投入规划,距离一辆智能汽车量产,小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即将迎来11岁生日的小米,已然迈入了一个相较手机、IOT,更为艰难的赛道。3月30日晚,在“生生不息”第二轮发布会开始前,一辆吊车开进了小米科技园,将过去四四方方的LOGO换成了最新设计的圆形款,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笑称,“小米被磨平了棱角”。

回看过去10年多,闯入智能手机赛道的小米,曾让产业格局多生变化。而今它跻身造车赛道,又会带来怎样的故事,这个问题即便是雷军也无法预知。

不过,当雷军押下10年100亿美金的“赌注”,决然造车,意味着小米必然要面对未来的一切风险如炬。

评论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新闻

汽车好评排行